故事爱情 ·

现代爱情故事大全 风情女上司(1)

,

张涛在明湖市分区的综合事务办公室中已经一年多了,一直的都是扫地桌子这些事,不过张涛对此毫无怨言。因为这个综合办公室,说白了其实就是培养储备部的地方,只要自己持下去,总有自己发迹的一天。

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张涛一直认为,这句话说的就是自己。虽然现在只是一个小科员,但他相信早晚有一,自己肯定能够平步青云,扶摇直上!却没想到自己的前程险些毁在一条丁字

“小张,把这个文件送到楼上让主任签个字!”张涛正在拖地,办公室的副主任杨科让张涛拿着一份文件到二楼找主人签字,这是张涛经常被指派的事。

张涛额头的汗珠,拿着文件跑到二楼。

主任的办公室是虚掩着的,张涛敲了敲门,过了好一阵子门才被打开,张晓燕小一扭一扭的从办公室里面走出来。

说起张晓燕,是一个颇有姿的女人,在狼多少的明湖市分区办公室凭着一张漂亮的小脸蛋儿和一张抹了儿讨得办公区上下的领导、事无不欢喜。

张涛对张晓燕却丝毫没有好感。当年公务员考试,张涛以第一名,而张晓燕只不过是靠关系来的。一年时间,这家伙已经坐火箭般地升为副主任了,而张涛仍然只是跑跑打打杂的基层事。可是不得不承认,张晓燕骨子里有劲儿。

张涛的双眼停在张晓燕直丰满的双上,半边的肩带歪歪斜斜地挂在旁,黑蕾丝罩一目了然,白的兔儿呼之出。

“有什么事么。”张晓燕理了理不整的衣衫,轻咳了一声,语气有些一反常态的生冰冷。

张涛这才不舍的把目光移向张晓燕的脸,张晓燕的脸上此刻白里透着红晕,就像怀的少女“我来找主任签字。”

来吧”里面响起主任的声音

听到声音,张晓燕似乎松了口气,柔肢无意识的扭了一下,红的脸蛋泌出滴滴香汗

张晓燕冲着张涛微微一笑,“主任去呢,我下楼拿些文件。”张晓燕脸上又带起了甜甜的笑容,声音得让张涛浑。说罢,径直下楼去了。

今天的张晓燕似乎格外妩媚人,不大待见她的张涛也忍不住回头多看了一眼。这一看不打,张涛居然看到张晓燕那超短出了半边,隐隐约约都能看见里面那黑发了!这下白痴都知刚才发生什么事了!

“果然是妇!”看着张晓燕扭肢,张涛不暗自啐了一口。

“主任,副主任让您签个字”张涛的语气有些忐忑,自己这算是坏了主任的好事儿,一个不好,自己就烦大发了。

“小张。”主任轻轻敲了敲桌沿,不满地看着张涛。

张涛低头一看,这才意识到慌乱下竟把文件给放反了,连忙重新方正恭恭谨谨地重新递到主任面前。

张涛偷偷打量了一下主任,主任低着头脸相当难看,沉默地在文件上签上自己的大名。张涛头一次觉得主任的名字是那么长,签了这么久也没签好,他现在只想主任赶签完名字逃出主任办公室。

接回签完字的文件,张涛扭头就想走,脚下却被什么东西绊住了,一个踉跄险些跌个狗式。撞坏主任的好事儿,又在主任面前接连出洋相,张涛憋红了脸,气急了,也羞急了转拾起绊倒自己的不明物愤然

“谁居然敢在主任的办公室里乱丢东西!主任回头我一定好好置”

义愤填膺的话到了生生被吞了回去。张涛瞪大了眼睛,看着手上拿着的一条丁字巴渐渐变成了O字形,再也讲不出一句话来。

丝质的丁字配着感的花边,中间鹰了一大片,全了,还隐隐可以看到粘着一些白的,发出一阵腥儿。

被张涛拎在半空中的粉丁字,显得那么眼。张涛脑海里浮现出张晓燕张开双,衣衫尽褪的样,想到一双厚而有力的手掌轻轻在粉丁字的花园,然后重重扯落的场景。空气里的氛围顿时变得无比诡异。

主任的脸整个的垮了下来,迅速绿了又白,白了又绿,最后全都凝聚成一团浓浓的鹰云,一场风雨就要刮来。

张涛不是傻子,他知这时候不是他完了,就是主任完了。可是,主任怎么可能会完蛋!谁不知市委里那个打个嚏,明湖市也得抖三抖的高龄老头儿就是主任的老爹。

张涛不是傻子,可是他现在必须变成个傻子“哎呀我,主任真是对不住!我家那小刚才来了办公室,一时忍不住就在办公时间就那个了”张涛赶忙把丁字回了自己口袋里,悻悻地说“领导,这年轻人的,这不,那小**居然偷偷把内我这儿了,一不小心掉了出来让让您见笑了”

还没等主任发作,张涛立马抬头肃然立正,大声检讨:“主任,我将深刻检讨自己的生活作风问题,请组织给予惩罚和教导!”

主任依然沉默,有些疑地打量着前的年轻人,眉头皱成了一团,许久脸才稍稍好看了些,带着些警告的意沉着声音说“小张,你平时做事也还利。组织上一向是寄予厚望的。但是,年轻人要学会自我控制,我们为公务机关人员尤其要注意生活作风问题。光天化之下在办公区里成何统!”

主任笔头重重敲了敲昂贵的红木桌面,脸因为和愤慨竟也憋得通红,好一阵才平复下来缓缓说“你以第一的成绩到区办公室里也不容易,做事也还算勤勉,下去写个检讨给我,这件事我就当没发生吧。”

得笔直的张涛偷偷打量着主任的神,冷汗浸了整条背!听到事有转机立马大声应:“主任,我一定会好好检讨,绝不再!请组织监督!”说罢急急忙忙往办公室外面走去。

“这段时间准备一下,梁河乡那边上头决定派你去接手。”后传来低沉的声音,让刚踏出办公室的张涛如遭雷击,脑袋嗡的一下瞬间一片空白。

什么?梁河乡?!

虽然张涛的机灵救了自己一命,没有被直接拉下马或是被暗里捅一刀。但是他非常清楚,一旦被调到梁河乡,他的政治生涯就可以告一段落了

梁河乡,这是明湖市最穷的一个乡,全市的职员都知的,没有一个人愿意到那里去。

先不说那里穷乡僻壤,没什么油可捞。关键的是,若是那里没什么业绩,上面怎么可能调你?说不定就要老死在那个地方了!这是要被发配边疆

前年还有一个领导在梁河乡视察工作的时候从悬崖上摔死了,上级派人去调查了一番,最后也是不了了之,其中的真相又有几个人知

还有人说那里民风彪悍,去年新调去的乡长是被当地的居民拿着锄头赶跑了。所以到现在那边的乡长位置都还是一个空缺,这可让明湖市市委头

主任现在让自己到这里去,那不是让自己送死么?就算是乡长,也是死路一条

“主任,我”

“不用多说了,我先打个电话,明天早上来听结果!”主任挥挥手,把张涛赶出了办公室。

虽然主任说是要向市委那边打个招呼,但是谁都知,主任在市委人事部那边是有人的,调一个小小的科员,那不是一句话的事?

更何况,梁河乡那边,本没人愿意去!现在有人主请缨,上面肯定不会有任何阻拦的。


明湖市之所以明湖市,那就是因为在明湖市中心,有一个明镜的湖泊。这湖泊的下游是入到长江去的,虽然长江的有些浑浊。但是从明湖市上游来的,却是清澈见底。每到夏天,到明湖市中游泳的人不在少数。

下午下班之后,张涛直接到了明湖市边上。每当心不好的时候,张涛都会到这里来转悠一圈。虽然不是游泳,但是在这里看看美女风景,也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特别是夏天,美女们都是现,可是让男樱们大饱眼福。

西下,血红的太在湖面,正映照了那句半江瑟瑟半江红。因为已经傍晚了,到湖泊中游泳的人并不多了。张涛也准备回家了,今天观察了一下午,到这里来的女人,一个个都是子脸,实在让张涛本来就烦躁的心更加烦劳。

不过张涛刚刚转,却是发现从岸边款款走来一个少女。前凸后翘,莲步轻移,周围人都走的差不多了,这个姑娘是穿着蓝的比基尼格外的显眼。

在白的沙滩上,那蓝白相间的比基尼,将那姑娘的勒的一览无余。虽然相隔还有几十米,但是那前凸后翘张涛还是看的清清楚楚的,前两团饱满,随着那姑娘扭左右晃着。

那姑娘在湖边上戏耍了一会,便开始在湖中畅游起来。像一条美人鱼一样,欢快的在湖中游着,张涛的目光顺着那女孩的轨迹在湖中不断的移着。

周围的人已经不多了,但是先前那个女孩到来的时候。张涛就发现在那个女孩后面跟来了三个男人,但是他们并没有下游泳,而是悄悄的转到了湖边那一丛灌木后面。

张涛不经意的目光注意到灌木丛后面的那几个家伙,他们正鬼鬼祟祟的影向那女孩的地方张望着。而且几人里还在嘀咕着什么,因为距离比较远,张涛听不清楚。

张涛装作散步,慢悠悠的朝着灌木丛那边走去。那几个人的谈话渐渐的清晰了,“大哥,我们这距离是不是太远了点?”

“远个,再近人家就发现了,再说,这种威力足够了,就算没打中,只要在人附近就足够了”另外一个有些深沉的话语

“但是,大哥,那个小子老是在这里晃,要不要?”

“别管他,我看到过他好几次了,赶的,再墨迹人家就要上岸了!”

“好了,已经装弹完毕,老大!”

“马上开,然后我们就撤!这种,无,可惜了这个美人,被淹死了还不知是怎么死的”

这是一起谋杀

张涛上惊起了一冷汗,光天化之下,竟然还有人做杀人的当?

张涛看了看那边的女孩,准备上前阻止这些人,但是想到自己只有一个人,而对方至少是三个人,自己在怎么可能是他们的对手?

就在张涛犹豫的瞬间,灌木丛响起了哧溜一声。然后呼啦啦,几人迅速从灌木丛中撤退了,隐约的张涛还听到模糊的声音,“小兰说了五分钟快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