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民间 ·

民间鬼故事 鬼公新案

清朝嘉庆年间,扬州城里有个名生的穷书生,屡试不第,只好在大街上摆摊卖字画为生。

这晚,江生在家里正望着空米袋发愁,会芳轩书坊的柳老板登门拜访,约江生写话本小说。江生摇摇头:“谁不知你们书坊是专刊书的,饿死我也不写这个!”

柳老板一笑:“最近公案小说风行,我想约你写写诸如《包公案》、《狄公案》之类的书稿。”

生心想:写公案小说可以弘扬公理,虽然挂在会芳轩名下有点掉价,但家里已经没米下锅,也顾不得文人的清高了。

生和柳老板签了约,准备笔,可是写谁当主人公他有点难。前朝的有名清官狄仁杰、包拯、海瑞都被人写滥了,要写本朝的施世纶、彭鹏吧,又怕万一哪没写好惹祸。

生十分郁闷,夜里在路边小摊借酒浇愁,醒来时发现自己竟然在一个乱葬岗里,脑后是一块残破的墓碑。这时从墓碑后伸出一只惨白的手掌,拍了拍他的肩头。江生一回头差点吓得三出窍,只见一张苍白的长脸上,两个乌黑空的眼珠子正死死盯着他!

“我怎会在这里?你又是什么人?”江巍巍问。对方森森:“我不是人,你靠着的这块墓碑就是我的,是你自己喝了走到墓地来的。”

生看到残破的墓碑隐约现出一个“谷”字,惊疑:“你姓谷,是鬼?”对方点了点头:“我知你现在有难,或许能帮帮你。”

生病急乱投医,就把心里话全说了出来。谷先生建议他写本间判官断案的故事,既新颖又不朝廷的忌讳。江生点头称是,但他平时专攻的是八文章,像这种低俗的话本小说,还真写不来,就求谷先生好人做到底,赐他几个点子。

谷先生略一思忖,就说了两个案子。江生一听太妙了,急忙恳求谷先生再多说几个。谷先生说:“你写本书不会都用我的点子吧?天底下也没有这么便宜的事!除非娶我指定的女子为!”

生一愣:“您要给我做媒?”谷先生说:“顺着乱葬岗往南走,一里之外有花圃,你若肯娶花圃的女主人,我就再给你一些点子,你可以先去看看。”

一早,江生就来到了山中花圃,躲在山石后望去,只见一个材窈窕的年轻女子正在栽花草。他正心神漾,女子转过出了脸颊上一长长的伤疤,江生吓得转就跑。

这样的女子不娶也罢,江生决定自己想点子,可他实在没有这筋,把谷先生说的那俩案子写完又停了笔。柳老板登门催稿,看到写完的那些展眉而笑,说你就照这样写。还有半个月,你最少要写出十个案子,否则就算违约哦!

生心想自己家徒四壁,若不能如期稿就得赔偿一大笔钱,那就连唯一栖的陋室都保不住了。无奈,他又去乱葬岗找到谷先生,说愿意娶花圃女主人为。谷先生就用了一整晚时间给江生说了十个案子。

有了这十个点子,江生下笔如有神,半个月后准时完稿。《鬼公案》一经刊出,风全城,柳老板赚了个盆满钵满,江生也得到了一笔不菲的酬劳。

生践行诺言娶回了花圃女主人谷兰。谷兰温柔婉约,若不是脸颊上那伤疤,倒真似一株空谷兰呢。江生也曾问过子脸伤的来由,谷兰不肯多言,只说谷先生是她的父亲,虽去世为鬼了也要为她找个好归宿。

这晚谷兰去花圃小住,江生一人在家。柳老板来约新书,提出要在新稿中加入香艳描写,并以利相,说你以后养育儿可是需要一大笔钱的,难甘心坐吃山空?

这话不由江生不心,何况这回柳老板开的价比上回高多了。思来想去,江生言明新书只可略加香艳,还得是节需要!

有了写第一本书的经验,江生写得顺畅多了,实在没点子了就去向鬼岳父谷先生讨教。

《鬼公新案》一出来又引起了轰。正当江生梦想赚大钱时,一些文人士子联名上书扬州知府,说《鬼公新案》污秽不堪、荼毒世人,一致要求书严惩!

生连忙到书铺子买了一本《鬼公新案》,发现和自己给柳老板的书稿天差地远,在原本有限的香艳内容里面又加入了很多描写,极其低俗下

还没等江生去找柳老板算账,扬州知府先派官差来了,以伤风败俗罪将其拘捕下狱,《鬼公新案》也被了。

生坐在牢房里沮丧不已,他以前就得罪过知府大人,现在落在了人家手里,还不是任人摆布!

夜深了,江生半半醒中觉得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睁眼一看竟是谷先生。谷先生低声:“我已经查探到你是被柳老板陷害的,从一开始这就是一个谋!”

原来柳老板的小舅子也是个写书的“能手”,一年前被下了狱。柳老板虽然上面有人,以往每次都能把书的事摆平,但是新任知府却不吃他那一套。

眼看兄弟坐牢,柳老板的老了,整天又哭又闹着他想子“捞人”。柳老板无意中得知新任知府曾经想买下江生位于繁华地段的房子,但江生却死活不肯卖,就想设个套约江生写书。他觉得江生没有写话本的脑子,到时不出稿子就只能用房子赔偿,自己再将房子送给知府大人,到那时就能救出小舅子。

没想到江生会如期完稿,还让柳老板意外赚了一大笔钱。本来他是舍不得这棵摇钱树的,奈何老天天哭闹,只得一心又设下陷阱,把江生送了大牢,想出房子。江生恍然大悟,心想房子是我的,吗要让柳老板拿去捞他小舅子?还不如直接把房子送给知府,不就能救出自己了吗?

生在谷兰探监时,低声吩咐她把房契送给知府大人。

三天后,江生被放了出来。这天,他正和谷蘭在家里收拾东西,知府的师爷过来送回了房契。原来柳老板的小舅子实在熬不过坐牢之苦,就揭发了姐夫柳老板陷害江生的恶行,并上了柳老板以前私刻书、贿赂前知府的罪证。老板了半天谋,小舅子是出来了,他自己却锒铛入狱了。更没想到的是,新任知府为官还不错,居然原样退回了房契。

生和谷兰正在花圃饮酒庆祝,谷先生来了,江生赶快给岳父让出主位。谷先生笑:“你看见我大白天现也不惊讶,看来已经知我不是鬼了。”江生点点头,说当时牢房里虽然灯火昏暗,但他还是看到了谷先生的影子。

谷先生当年也是写话本小说的,为金钱所写了书被抓捕,带着女儿谷兰逃亡途中,女儿的脸被官差砍了一刀,才留下了一丑陋的疤痕。这些年他们父女一直隐居深山,女儿渐渐长大,终大事成了他的一块心病。

谷先生城卖花时,曾见过摆摊卖字画的江生,觉得他人品、才学都不错,只是时运不济才落得境况凄惨。后来得知江生要帮柳老板写公案小说,就时时留意。那次看到江生喝得大,就把他背到了乱葬岗,装鬼给他出点子,想助其一臂之力并撮合他和谷兰的姻缘。没想到柳老板是想陷害江生,幸亏谷先生买通了狱卒,偷偷牢里见到了柳老板的小舅子,撺掇其揭发柳老板,这才有了今天的圆满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