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民间 ·

民间鬼故事 女鬼符丽卿

发生在浙江宁波:

元朝末年,天下大乱,四方群雄并起,划地称王。朱元璋在安徽、张士诚在江苏、方珍在浙江、荆楚陈友谅、四川明玉珍,偌大的元帝四分五裂,成了豪杰逐鹿的猎场。

至正二十年,岁值庚子(1360年),湾一战,陈友谅一败涂地,朱元璋开始出了他的霸主峥嵘。战场之南的浙江宁波,此时还掌控在最先举义反元的方珍手里。

宁波古称「明州」,虽值扰攘之秋,但江南之地,素来物阜民丰,明州少受战乱波及,因此依然繁华如故。每年元宵,城内张灯五夜,阖城男女老少并出观赏花灯,比肩接踵,热闹非凡,正是「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玉壶光转,一夜鱼舞」。

镇明岭下,一户人家,此刻却冷冷清清,殊不见半分欢愉之。乔生倚门伫立,双目无神地望着空的夜街,远方游人喧嚣隐隐,他却提不起什么兴致。半年前,结发子撒手人寰,他便离群索居。倒不是说有多么伤心难过,他受父之命成婚,对子虽有感,却谈不上刻骨铭心的相,只是觉得,子一走,剩下他孤零零一个人,生活了无趣

夜深了,远方的灯火渐渐暗了下来。乔生长叹一口气,打算回屋就寝,忽见街衢尽头,挑出一盏双头牡丹灯,飘飘忽忽地走近。朦胧的灯火光圈里,当先是一位挑灯的丫鬟,随后袅袅婷婷,红翠袖,却是个十七八岁的绝女子,乔生全一震。二女已自乔生门前径自走过,目不斜视,迤逦而去了。乔生却心脏狂跳,仿佛丢了魄,又仿佛被那盏牡丹灯,这位绝佳人照了昏暗的生命。

他如同溺者遇见救命稻草一样,痴痴的尾随在二女后,心中一片空白,眼睛只是盯着那女子的背影。也不知跟了多久,那女子似乎听到静,回过来,上上下下打量着他,展颜一笑,:“我们认识么?”乔生嗫嗫嚅嚅,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女子又:“素昧平生,却有此月下相会,看来与君颇有缘分呢。”乔生喜出望外,忙不迭:“正是!正是!于此花月之夕邂逅姑娘,当真缘分不浅。”女子抿一笑,:“我二人贪玩观灯,失了路,正想找地方借宿,可是弱质女子,又不知往何过夜才好。”乔生喜:“寒舍就在不远,姑娘若不嫌弃,大可左顾下榻。”

虽然当时的中已被外族统治近百年,然礼教之防仍甚严,若非宿娼,绝没有可能随随便便请到陌生女子跟自己回家,可是这女子听到乔生邀请,居然高高兴兴答应下来。乔生欢天喜地同她并肩而行,香泽微闻,不自去牵她的手,那女子也不闪避。乔生飘飘然如在云端,觉得自己一生之中,从未有此刻之乐。又问起她姓名居址,女子:“妾姓符,字丽卿,与婢女金莲侨居湖西。先父曾为奉化州判,驾鹤离世后,家陵替,只剩下妾与金莲相依为命,今蒙君照料,感不尽。”乔生听她诉说世,楚楚可怜,越发起了护之心。

不移时,回到家里,两人相对娓娓倾谈。乔生鳏居半载,久未尝鱼之欢,如今佳人当前,哪里能把持得住,言语渐渐骨起来,见丽卿虽然娇羞,却是拒还迎,掩不住的无限妖妍,暗:“此刻就算苦禅老僧,面对这姑娘恐怕也要忍不住破戒了,何况是我!”当即拥美入帐,低帏昵枕,尽极欢,直至鸣破晓,丽卿才离去。

此后半月之中,丽卿每天暮至晓去,两人夜夜帘幕低垂,双宿双栖,浑不知人间何世。

乔生这般忽然神焕发,一洗往郁郁之气,每天晚上早早闭门谢客,行径大异寻常,邻家老翁看在眼里,暗暗纳罕。这天晚上,乔生推掉了老翁的约酒,又早早关起门来。老翁寻思着,这小子鬼鬼祟祟肯定没好事,可别做下什么伤天害理的当,连累了我老汉。

月明星稀,寒鸦惊啼,老翁悄悄绕到乔生屋后,捅破窗纸,向里看去,登时发倒竖,几乎吓得屎。只见乔生袒臂,头巾歪歪斜斜,正眉花眼笑地着一骷髅调,更诡异的是,那骷髅居然呈粉红,灯光烛影下,宛若罩着一层淡淡的轻纱。老翁吓得浑,捂着怦怦直跳的口,艰难踱回家,整整一夜不能安眠。

第二天上午,乔生喜气洋洋地坐在门口晒太。老翁上前攀谈,直言昨夜所见,乔生吃了一惊,却决不信。老翁叹:“年轻人不知好歹,我这可是为你好。需知人乃纯,鬼是之物,邪秽无比,最能污损气。你夜夜同至鬼物合,恐怕无需多久,就要被她真元,生机耗尽,届时长没泉壤,悔之无及!”乔生回忆起来,丽卿子上确实没点暖意,起初只当她质特别,听了老翁这番话,一加印证,只怕这女子确实有点邪门,不冷汗涔涔,又是害怕,又是后悔。老翁细细问了丽卿来历,沉:“她自承家住湖西,你不妨趁白天去往一探,或可寻见端倪。”

乔生心中恐慌至极,没有半点主意,听了老翁之言,径投月湖之西而来。

那月湖开凿于大唐贞观年间,是明州一名胜,三堤七桥,游人如织。乔生到打听“故奉化州判符宅”所在,却无人得知。眼见薄西山,两战栗,汗出如浆。从前极盼着夜幕早降,好会佳人,今天却巴不得太一直挂在天上才好。这么毫无头绪的兜来兜去,不觉来到了月湖之中的湖心寺,听着庙里僧人做晚课的诵经声,心中稍安。湖心寺面积并不甚大,转过天王殿,沿西廊信步而行,廊庑尽头一间屋子大开着门,黑沉沉、静悄悄的,乔生探头往里一张,只见空的静室之中,停放着一棺材。原来,当时世不靖,商旅也好,外任做官的也好,多有客死而灵柩不能回归原籍安葬者,往往就在当地寻寺庙停厝,作「旅榇」。这本是司空见惯的事,可是乔生见了这棺材,没来由的心脏狂跳,口燥,他走上前去,发现那棺材上挂着两批纸条,写得是「故奉化符州判女丽卿之柩」!乔生大一声,脸上血尽褪,又瞧见棺材上端放着一只双头牡丹灯,灯下立着个陶土的人俑,作侍女形貌,那定是陪葬用的明器了,光投暗室,依稀可辨陶俑背后刻有两个字,正是「金莲」!

乔生又是一声惨,夺门奔出,连头都不敢回,一口气跑到老翁家里,上气不接下气的诉说所见,老翁也吓得要命,可毕竟见多识广,安:“查清楚便好办,玄妙观魏师,乃是故开府王真人弟子,降魔符箓当世第一,明天可急往求取驱鬼之。”当晚,乔生不敢回家,同老翁抱团熬了一夜。

宁波境内的四明山,是家三十六天之一,古往今来,无数徒聚此修炼,高人辈出,因此,彼时宁波观着实不少。玄妙观始建于唐玄宗天宝二年,从前「紫极」,供奉老子,元朝至元二十九年改称玄妙观,历史悠久,香火鼎盛。地方志记载,元世祖在位时,玄妙观主持陈可复通神,尤风雷之术,驱役雷电,惊世骇俗。传一脉,想来后人也定然了得。乔生得了老翁指点,跌跌撞撞来到观中,见了师,叩首求救不止。那魏师吃了一惊,:“好浓的妖气!你先请起,与我细细来。”乔生将来去脉一一说了,魏:“我并无杀鬼之,只能保你不受鬼祟侵害。这两灵符,一张贴于门楣,一张置于榻下,则彼不敢来扰。不过,那湖心寺是绝险之地,万万不可再去,切记切记!”乔生大喜,拜谢了师,持灵符回家贴了,果然一月之内,丽卿再也没有现

这天,乔生受朋友之邀,到月湖西北衮绣桥一带喝酒。这段时间,他迭遇大惊大喜,一旦放松下来,不免多喝了几杯,直到月上中天,才醺醺的回家。

本来他从衮绣桥去往镇明岭,非止一途,然而中不能细辨路径,眼朦胧所见,只觉得景物似曾相识。糊糊走了一阵,来到一扇大门之前,举首望去,殿庑庄严,正是湖心寺!他脑子“嗡”的一声,忽有人在后轻声:“相公别来无恙?”他回转过,正是丫鬟金莲,在牡丹灯澄澄的光圈里,如真似幻,敛衽拜:“相公为何薄至此,令我家小姐肝肠寸断。”乔生突然如同失了一般,心里空的,见金莲在前引路,便跟了她去。两人沿着西侧长廊,直抵尽头那间暗室,丽卿俏立门前,神凄然,:“妾与君素非相识,只是中元之夜灯下一见,感君之诚,故以全相奉,暮往朝来,何曾相负!而君听信妖,轻贱于妾,难打算从此永诀?想不到妾以诚事君,君竟薄幸如斯!”言罢泪雨涟涟。乔生心中大恸,热血上涌,上前牵起丽卿的手,温言:“我怎么会忘了你!我…我这可不是来了吗?”丽卿破涕为笑,:“既然如此,愿与君长相厮守,永不分离。”乔生糊糊的,任她牵着自己,一步一步走向那口棺材。

却说老翁有多不见乔生,暗大事不妙。恰好乔生的朋友造访,门不应,老翁出来,说了女鬼一段。那朋友也惊疑不定,遍集人手,大多也是与乔生熟识的,大家一起来到湖心寺,只见棺材板缝里,着男袍一角,寺僧慌忙开棺,乔生俯在丽卿上,尸早已冰冷了。可是再看那女尸,却颜如生。当时虽然青天白,大家兀自觉得气森森。僧人们听说乔生之事,哪还敢再把这僵尸鬼物留在寺里,大家七手八脚的抬到城西门外,找地方葬了。

从此之后,每逢云之昼、月黑之宵,总有人能见到乔生用丽卿携手而行,前有一丫鬟,挑双头牡丹灯为前导。凡遇之者,立即染重病,投罔效,非得到二人墓前设酒祭奠方可免,否则必死无疑。这对牡丹鬼侣,俨然成了当地著名的恐怖鬼神。

百姓不堪鬼物之挟,齐往玄妙观求魏师替天行师叹:“想不到事演变至此。吾之符箓,只能防患,今彼祟已成,以贫力,是有心无力了。”众百姓苦求再四,魏:“既然如此,指你们一条路吧。四明山顶,铁冠人,考劾鬼神,术灵验。”言迄闭目入定。

于是众人纷纷奔四明山而来,漫山遍的打听呼铁冠长、铁冠大仙,一个清修灵境,搅的垃圾盈,便溺充泽。众人闹了几,终于在绝顶之上,寻得草庵一所,有个相貌清癯的人凭几而坐,正自观童子调鹤。众人得了指教,黑压压跪了一地,求长下山除魔。那人倚着山石,瞧着天上的云彩,缓缓:“山林,且暮且死,哪有什么驱魔力,你们找错人啦。”众人面面相觑,这几天果真在山间找到不少隐居的士,都说找错了人。忽然,一人:“玄妙观魏师命咱们来寻长的,定然不错!”那人两条长眉一轩,继而蹙在一起,:“小子多事,老夫不下山已六十年,这小子搬,却给老夫惹这烦。”懒懒地站起来,抻了个懒:“走吧。”带了童子,径往山下去了,众人正待要随之而往,却已不见了人的影子。

众人拥下山来,有坐的先乘了赶往城西,远远的就见到金光烛天,铁冠人已在丽卿坟前筑起坛,书符焚化。俄而凭空出现几个金甲卫士,长丈许,垂手肃立候命。铁冠:“此间有邪祟为祸,惊扰生民,汝等速速拿捕。”金甲人领命,投入坟墓之中,不移时,押了乔生、丽卿、金莲出来,三鬼皆满血污,披枷戴镣。人斥:“无知鬼物!胆敢世诬民,违条!乔生,你生时愚钝,死后糊涂,妄从妖孽,谋害善良!符丽卿,你是罪魁祸首,死尚贪,生可知矣!至于你一个小小的泥人,也敢助纣为!尔等今恶贯满盈,罪无可恕!与我押往九之狱,不得往生!”三鬼呜咽,却口不能言,被金甲人械持而去,消失不见。铁冠人大袖一拂,也径自离开。

此事只一天功夫,已传遍全城。百姓感恩戴德,再赴四明山拜谢仙长,然而仙踪杳然,之余一座草庵。再回头去玄妙观问魏师时,只见他容枯槁,喉俱坏,已经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