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奇怪的梦境

    酒足瓜饱后,洛辉带着三个小家伙回了家里,而鱼蛋自然是回他自己家去了。

    洛辉和妞妞一进门,都是直奔那个木箱而去,一下午的时间都惦记着小呢。来到木箱边,两人朝着里面一看,小依旧缩成一团在角落里纹丝不动,不过箱子里的叶片儿,却是被吃掉了不少。

    “小辉叔叔,小吃了叶子!”妞妞见之大喜,粉脸上都要绽放出一朵小桃花来,“这下好了,咱们不用再把小送回山林里了。”

    “嗯,不用送了。”洛辉也很是高兴,小吃东西了是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是四种植物经过系统基因改良,果然非同凡响,竟然让毅然绝食的小都动了嘴,还吃了那么多,呵呵,不用说肯定到时候四种植物结出来的果实,味道也是绝佳的。

    “……”

    洛辉今晚上是真不做饭了,可想到高歌刘桂花会一如往常地准时过来蹭饭,而到时他们来了自己这里饭却没得吃,而他们自己家里又没做,那事情就好玩喽……洛辉想像着二人届时那副傻眼的样子,忍俊不禁直乐。

    为了避免这窘事出现,洛辉去了趟高歌家里,说有人请客,自己和妞妞都已经吃过饭了。高歌看了看西边快要落山的红日,就郁闷了,问咱高家村谁请客请这么早的?洛辉笑而不语,说反正有人请自己和妞妞吃过了就是。

    高歌见洛辉不说,也不再追问,道,“小辉明天不去钓鱼捉黄鳝吧?”

    洛辉道,“老伯你是不是有什么事?你有事的话,我就不去钓鱼捉黄鳝了。”

    “事倒是有事,地里的西瓜刚刚摘完,马就要种秋玉米呢。”高老头卷了根烟点上,乐呵呵地道,“这几天卖西瓜卖的大快人心,心头几十年的压抑都一扫而光了……老伯这心里实在是痛快啊,想去找点激呢!”

    “老伯你想找激?”洛辉用那种基本上男人都懂的眼神看着高歌。

    “哎呀,小辉你怎么这样看着你老伯啊?”高老头被洛辉瞅得很不自在,偏生他这一辈子就吊死在自家那棵桂花树上,是以对洛辉这眼神他还真不懂。

    “没看出来啊,老伯你人老心未老,宝刀更是未老哈。”洛辉直嘿笑。

    “小辉你说什么呢!”高老头这下总算懂了洛辉的意思,涮涮的额头上冒出来就是两条黑线,跺了跺脚道,“我说的找激,不是你想像的那种。”

    “那是哪种?”洛辉笑问道,他刚刚逗高老头的呢。

    “上次不是和你说过,等西瓜的事情忙活完了,就带你上山去的吗,如果你明天有时间的话,咱们明天就山上去呗。”高歌道。

    “你是说上山去打猎!”洛辉睁大眼睛,激动鸟,上山打猎啊,想想就全身热血沸腾,还有那各种各样的正宗野味,想想都口水横流。

    “不是打猎。”高歌这次却是正儿八经地摇了摇头。

    “啊?”洛辉诧愕了,“上山不打猎,那上山干嘛去?”

    “上山采蘑菇啊,不行吗?”高老头吐了个烟圈,咧着黄牙笑了,丫的笑得有那么几分欠揍。

    “哦,原来是采蘑菇啊,那就你自个去吧。我还是去抓我的黄鳝,钓我的鱼。”洛辉一看哪里还不明白,这老头报复自己适才对他的忽悠呢,给了老高个白眼,拍拍屁股转身要走。

    高歌哪知他玩的是欲擒故纵,一把拉住他,“好啦,明天咱们上山不是去采蘑菇,是去打猎。”

    “那老伯你打猎的家伙呢,亮出来看看?”洛辉充满兴趣地道。

    “家伙收起来好几年了,晚上我把它们翻出来清洗整理一番,明天你再看吧。”

    “那我要准备些什么东西吗?”

    “准备水,干粮,防身用的刀。还有穿着要严实些,尤其是鞋子,最好是穿运动鞋或解放鞋。”

    “……”

    从高歌家回来后,洛辉就在厨房里开始忙活起来,干嘛呢?当然是准备明天上山打猎的干粮了。

    前几天钓到的那条大火头,还有不少的肉冷藏在冰箱里,洛辉将之拿出来剁碎了,然后把葱姜紫苏等佐菜切成碎末。

    把鱼肉、佐菜末还有面粉拌到一起,和好后,揉成约乒乓球一半直径的团团。然后,锅上灶,油烧开,粉团团入锅,噼哩啪啦地炸了起来。

    很快一个个炸得喷香的黑鱼丸子就新鲜出炉了,妞妞本来喝南瓜酒吃南瓜肉肚子早饱了,可黑鱼丸子实在是太香太诱人了,丫头少不了要消灭一些,小黑小白当然也要干掉不少。

    干粮的事情准备妥当,洛辉又用军用水壶装了壶水,放到冰箱里冷冻起来,这样明天上山喝起来才舒服吗。水和干粮都准备好后了,洛辉把高首家的柴刀给翻了出来,磨锋利了。

    一切准备就绪,洛辉洗漱完毕,在兴奋憧憬中睡去。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洛辉驾着五彩神云,进入了梦乡。

    他梦到自己扛着那把柴刀,独自进了一座大山。大山里古树参天,灌木丛生,一条幽暗的小径直通向大山深处。洛辉沿着这条小径往前走啊走,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样向前的目的是什么,他只感觉到前面似乎有股神秘的力量,在引诱着自己,让自己不受自己思想支配地机械向前。

    洛辉继续走着,也不知走了多久,忽然一只漂亮的梅花鹿从小径旁的灌木丛中跃出,它停在小径上,看了洛辉一眼,随即往树林里奔去。

    梅花鹿的速度并不快,奔跑时身体还一巅一巅的,在后面紧追着的洛辉定睛一看,却是梅花鹿的右后腿受了伤,鲜血淋漓的。

    洛辉见之有种莫名的心痛感,这一刹那,他的心底猛地兴起一股冲动,就是追上梅花鹿,帮它把伤治好,好好地呵护它,守护它。

    可洛辉的双腿好像被什么东西给束缚住了似的,不管他如何想快,可就是跑不起速度来。梅花鹿距离他越来越远,越离越远,洛辉那个急啊,最终眼睁睁地看着梅花鹿消失在视线里。

    洛辉心里堵得慌,他在林子里发了疯似地寻觅着。

    找啊找啊找,也不知找了多久,洛辉在一条小溪边看到了那只梅花鹿。他屏住呼吸,蹑手蹑脚地摸过去,二十米,十五米,十米,八米,六米,四米……终于洛辉距离梅花鹿只有一米了,奇怪的是到这时候梅花鹿似乎都还没有半点警觉。洛辉也没多想,此刻他只想温柔地抱住它,将它拥入怀中,

    可就在这时,梅花鹿猛然回头,洛辉只觉眼前一幻,美丽的梅花鹿竟然变成了凶猛的大老虎。老虎张开血盆大口,朝着洛辉扑了过来……

    “啊!”洛辉吓得惊叫一声,从睡梦中醒了过来,一摸额头,满手是汗。

    <ahref=http://>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 阅读。</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