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梅花鹿引路(1)

    洛辉是无神论者,信科学信自己,绝不信那些国产的抑或进口的牛鬼蛇神。至于梦这玩二吗,不管梦到什么内容,好的坏的洛辉皆一笑置之,是以他根本就没把这个梦放在心上。

    翌日晨练完早餐毕,把该带的东西装备好,洛辉和高歌出发了。三个小家伙都想跟着一起去。妞妞就不用说了,她去只会成为累赘。至于小黑小白吗,等它们长大了,打猎这等事情洛辉肯定会带上它们的。

    高歌打头,他的背上背着个用皮革制的袋子。

    袋子装着的正是打猎的家伙,两张弯弓,三四十支箭矢。这两张弓的弓身都是用铁树制成,虽然制成到现在已有十几年的时间了,但高老头平素保养得当,再加上铁树本身木质就极佳,所以到现在两张铁木的弓身仍然很是光洁,韧性十足,弹力十足。

    弓弦是用生牛皮制成,这可是制作弓弦的最佳材料,经久而耐用。

    总而言之,这是两张非常不错的弓,它们是高歌在十几年前,亲手制作而成。

    正所谓靠山吃山,高家村两面皆山,湖对面亦山,山林子里各种野兽又多,所以在以前,村子里绝大部分的人家都是猎户,绝大部分的男人都是猎人,其中就包括高歌。

    那时的高歌是个相当出色的猎人,打到的野兔狍子这些小野兽就不用多说了,就连毙在他手下的野猪都有好几头,他甚至在一群豺狼的围困之下,安全脱险。

    十几年前,政府出了禁止打猎的禁令,并收缴了猎户们的打猎工具,从此高家村再无猎户再无猎人。高老头偷偷地把自己的爱弓爱箭给藏了起来,一直到今天。当然,暗地里悄悄下夹子打猎的村民,还是有的。

    “老伯,今天我们去哪座山?”洛辉背着干粮水壶跟在后面问道。

    “呶,去那座山喽。”高歌指了指村南那边。

    村南那边那座山雄壮巍峨而苍茫,它的名字很牛气亦很俗气,叫飞龙山。而高家村,不过是飞龙山脚下近百村落中比较偏僻的一个罢了。

    飞龙山方圆有将近百几十公里,最高一座山峰的海拔达到二千多米。它是国家级森林公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但一直未曾开发。没开发其实是件好事,真正保护动物植物,最好的方法就是不要去打扰它们。而所谓的开发,才是对它们最大的伤害!

    飞龙山的野兽品种非常丰富,其中还包括那些大型食肉凶兽,如豺、狼、豹、虎、熊、大蟒等。时光回过去二三十年,这些凶兽非常多,活动异常频繁,甚至还常有进村叨畜伤人的事情发生。后来随着无所不用其极、肆无忌惮的捕猎,生态、自然环境的日益破坏,这些凶兽越来越少,越来越少,幸存下来的全跑到山脉深处去了。

    穿过村庄,走过一片庄稼地,两人进入了山脚下的树林子里。

    直到进入林子里,高歌才把弓箭从牛皮袋子里取下来,虽然不担心村民们会去报官,可太明目张胆了也不好不是。

    “来小辉,这副弓箭是你的,拿着。”高歌把一张弓一个箭囊递给洛辉。

    “嘿,好咧。”洛辉喜孜孜地接过来,爱不释手地观赏把玩着。

    这弓有些沉重压手,可见铁木的质地的确非凡。而箭囊是用皮革制成,十几年了除了斑驳的岁月痕迹外,牢固依旧。箭囊里面有十几支箭矢,这些箭矢箭身笔直,是用生长多年的野烟竹的根端削制而成。

    箭矢的箭头由生铁制成,箭尖如,箭刃锋利,艳阳下寒光点点,散发着少许肃杀之气。箭支的尾部夹着一根羽毛,这根羽毛是起到一个平衡作用的。

    “小辉你还没射过箭吧,老伯来教你吧。”高老头看着神情兴奋的洛辉笑道。

    “老伯是不是这样子的?”洛辉微微一笑,左右脚前后开立,左手持弓,右手拇指拉弦,食指轻抬羽翼,双目直视箭头方向,双臂举到比肩稍上的一个高度。

    “嗯,姿势没错。”高歌点了点头,“小辉以前你有射过箭吧?”

    “从没有。”洛辉摇了摇头。

    “那你这姿势咋这般标准?”高歌不信。

    “没吃过猪肉,难道还没见过猪跑啊!我这是从电视上学的。而且本身射箭也不是个什么技术活,更何况一个站姿而已。”洛辉不以为然地道,这些话他并不是吹牛,的确从没玩过弓箭。

    “那你把弓拉开看看?”高歌对洛辉的人品还是信服的,而且这种事情洛辉也完全没必要撒谎吹牛。

    洛辉稍稍用力拉了拉,感觉这弓还挺硬的,双臂没一定的气力,肯定拉不满。不过这对洛辉而言小意思。

    唰!洛辉骤然发力,竟是将弓给拉了个满满的。

    “这么厉害!”高歌看着满弓,瞪大了眼,他被吓到了。

    做为这张弓的制作者,又用它射杀了数以百计的野兽,高老头当然对这弓的硬度是非常清楚的。高老头记得自己壮年时,竭尽全力也才把这弓拉个九分满。昨晚上他又试了下,最多只能拉开到七分。而洛辉竟然就这么轻轻松松地把弓给拉满了,没看出来这小子的力气很惊人啊!

    凭他这身气力,选择来高家村种田种地,还真是对的,否则就是严重的资源浪费啊。

    “小辉你再射一箭看看?”高歌又道。

    “射空的啊?那多没意思啊,我的第一箭,得有个目标才有意思嘛。”洛辉淡然一笑,准备把弓箭放下来时,眼利的他看到前方三十来米开外的一簇草丛中,有个影子在一晃一动的,应该是什么动物在吃青草。

    洛辉剑眉一挑,把箭头对准那影子,瞄了瞄,然后轻轻地松开了持箭的右手。

    “哧!”箭矢划破虚空,带着轻微的啸响,以极快的速度射向草丛中那影子。

    “呜!”箭矢正正里射中了那影子,那影子发出一声惨痛的叫声,紧接着一跃而起,往林子深处跑去。它奔跑时身子一巅一巅的,却是被箭支伤了右后腿。

    “是头梅花鹿,小辉咱们快追!”高歌兴奋地直叫,正欲撒脚丫子追击时,却发现洛辉愣在原地,看着梅花鹿逃奔的方向,双眼直直的,他那神情活像大白天的见着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