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合作(泪求订阅)

    警察走了,镇里的人走了,热闹哄哄的场面一下就安静了。山坡下只剩高家村的几十个村民,他们不少人都还没回过神来呢。本以为警察是来帮寥昆的,没想到竟然把寥昆给抓走了。

    “宗哥,咱们没事了吧。”村秘书高光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高宗咧着嘴得瑟地大笑,“哈哈,我早就说了吗,小辉那小子绝对不会做没把握的事情。你们看,姓寥的姓郭的这下要完蛋了吧。”

    “宗哥料事如神,小弟佩服佩服。”高光由衷敬佩道,今天这事儿太TM解气了,两个官渣子得到了报应,而且自己窝囊了一辈子,几十年了都没点骄傲的事迹,这下可有了吹牛的资本。

    “神个屁,做任何事情都要懂得审时度势,要懂得用脑子。”高宗手指点了点高光的脑门,对开始兴奋地谈论着刚刚事情的村民大声道,“大家都散了吧,别扰了这片山头的清净,这山头是咱们的福山啊。”

    村民们连连称是,说笑着散去。

    “小光子,刘主任,你们也回去吧,我上去见见小辉。”高宗说着就往山头上走去,来到草房前,看到七只狗狗一字儿排开趴在竹楼前,想起它们刚刚的凶悍无匹,高宗不由得打了个寒战,不敢再往前,喊道,“小辉,小辉。”

    竹门吱呀打开,洛辉带着妞妞走了出来,笑地打趣道,“宗伯你这是要逆天啊,村长暴打镇领导……宗伯你马上就要扬名整个龙潭镇了哦,以后就算你在龙潭镇横着走,恐怕也没谁敢拦着你。”

    “小辉你就别取笑宗伯了。要不是有你在这里镇着,借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把那帮孙子怎么样啊。”高宗嘴上谦虚着,心里却几分飘然,把镇委书记副镇长揍到他们的娘都不认识他们。放眼全世界,恐怕也只有自己这么一个村长敢这样做了。

    诚如洛辉所言,待这事传出去,自己和高家村将名震整个龙潭镇,以后看谁还敢小睢咱高家村。尤其是将来的镇领导,看谁还敢到高家村来耀武扬威。你奶奶的,揍死你丫的。

    “我镇着?”洛辉愕然,顿时恍然大悟,敢情这胖老头如此胆大包天,原来是拿自己在背书啊。这贼老头,算盘打得贼精。肯定是看到我让小黑小白去撕咬那两个镇政府官渣,料定我能吃住那帮人,所以才做出以暴力相待的决定。

    姜果然是老的辣啊,洛辉感叹,不过也好,就刚刚那帮镇里人的德性,还真是欠揍。

    高宗笑道。“小辉你就别装了,你别说刚刚那十几个警察不是你喊过来的。”

    “不是我喊过来的。”洛辉摇头,这事真不是他所为,但他知道肯定是孙俪俪做的好事,人家市长千金,这点小儿科的事情不就是一个电话吗。

    “小辉你太低调了。”洛辉不信。

    “宗伯那些警察真不是我喊过来的。”洛辉强调。

    “真不是?”

    “真不是!”

    “那他们咋就来了呢,还来得那么巧?”高宗半信半疑。

    “这我哪知道,或许有人举报了那些人,公安局的人恰好就来拿人了。”洛辉道。

    “管这公安局的人是谁喊来的,反正把那两个混蛋抓走了就没错。大快人心啊。”高宗乐呵呵地拍了拍洛辉的肩膀,“总之今天这事,咱全体高家村村民,都要好好感谢小辉你。如果不是你放狗咬那群孙子,我哪敢去揍他们啊……你不知道。刚刚那一通揍,我这心里憋了十几年的窝囊气,一扫而光啊。

    高宗千万激动万分热情地拉着洛辉的胳膊,“走,村里摆好了宴席,绝对的好酒好菜,本来是用来喂那些肥猪的,现在咱们正好拿来好好地庆贺一番,顺便我要好好地敬你几杯,好好地感谢你一下。”

    “喝酒庆贺就算了。”洛辉坏笑道,“如果宗伯你真要感谢我,就把那四只王八提溜过来吧。”

    “你这小子。”

    “哈哈……”

    高宗与洛辉相视大笑。

    “……”

    高家村群体暴力事件,在整个龙潭镇引起了轩然大波。

    后续镇政府另外的几名头头脑脑全部被带走,据说一个个犯的罪行还挺多。尤其是寥书记和郭副镇长最为罪大恶极,两人都可以直接拉到靶场去当靶子,纵使用机枪扫成筛子都不为过。

    龙潭镇的小老百姓无不拍手称快,有的村庄甚至张灯结彩,燃放着鞭炮,搞得和过年过节似的。市里风行雷厉,很快就给镇里重新安排了领导班子,新的镇委书记洛辉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竟是刘大胖同志。

    刘大胖同志走马上任龙潭镇委书记这事,没谁透露风声,洛辉更是半点都不知道。不过他也懒得去关心谁当书记谁当镇长的,总之不要惹到他头上就行了,洛辉只想好好地过自己悠闲自在的生活。

    事件后的第二天,高家村一如往常的宁静,洛辉先把那个陷阱给重新掩饰好。妞妞上学去了,洛辉就自个带着小和小红公鸡下种。洛辉这种播种法实在简单,小松鼠也学会了帮忙。小黑小白则带着五只大狗,兢兢业业地巡视着山头,守护着鸡咯咯们的安全。

    几亩地全部播种完后,洛辉来到关着鸭子的杂房前。

    这些鸭子关了一段时间,完全没了野性与脾气,而且还在杂房里还下了二三十枚鸭蛋,这是洛辉所喜闻乐见的。他把鸭蛋的生长周期设定在最快,而这十几只鸭子,洛辉把它们放到了池塘里。池塘边上当然是要用网子围起来的,这鸭子要是入了天开地阔的剑马湖,谁也无法保准它们不会变成野鸭。

    钓钓鱼,钓钓王八,钓钓龙虾。抽个空闲打理一下山头的琐事,眨眼几天的时间就过去了。

    五亩多蔬菜西瓜地里的头一摊已经长到极限了,洛辉先打了个电话给原野居的吴志财。挂上后,蔬菜西瓜一样各摘了四五十斤的样子,装上车。长丰猎豹奔向市里,停在了原野居前。

    吴志财早在餐馆的门口侯着了,上前紧紧地握住了洛辉的手,“洛兄弟,这几天老哥我是度日如年啊。望穿秋水,总算把你给盼来了。”

    “望穿秋水。不见伊人。”洛辉开玩笑道,“吴哥我又不是个漂亮的妹纸,你望我能望穿秋水?”

    “嘿嘿,洛兄弟你不是个漂亮妹纸,但你的那些黄瓜西红柿豆角和西瓜,对我来说比漂亮妹纸更有吸引力。”吴志财狡笑道。

    “呶。你的漂亮妹纸全在这里。”洛辉打开了车子后尾箱。

    用蛇皮袋子装着的蔬菜水果虽然块头依旧半大,但水灵灵的,新鲜极了,卖相着实不错。

    吴志财毫不客气地拿了个西红柿,在衣服上一蹭,就吃了起来,边吃边啧啧称赞。“这西红柿味道真是绝啊,别说十二块钱一斤,二十块钱一斤我看也抵。”

    吴志财一连吃了几个西红柿,又吃了几条黄瓜,最后拿了根豆角在手上,边一小段小段地咀嚼着,边对身后餐馆的几名工作人员道,“把这些蔬菜和西瓜搬储物室去,记住,要轻拿轻放。要好好地保管,千万不能让它们有一丁点的拐伤。”

    “是吴总。”几名工作人员谨慎地把蔬菜西瓜搬了下来。

    一名工作人员道,“吴总不用过下称吗?”

    吴志财爽朗地道,“过什么称,多此一举。”

    几名工作人员搬着蔬菜西瓜要走。洛辉却道,“我看还是过下称吧。”

    “没必要吧洛兄弟,你听老哥我说。”吴志财急忙道,不过称他其实是有思量的。

    “有啥事也等过完称了再说。”洛辉执意,吴志财的心思他如何能猜测不到。

    几名工作人员放下东西,看着吴志财,吴志财无奈道,“那就过下称吧。”

    一名工作人员把称搬过来,一样一样地过完称,记好重量,这才搬着东西而去。

    “洛兄弟,咱们去办公室里聊聊。”

    两人进了吴志财古香古色的办公室,洛辉在一张黄花梨的靠背椅上坐下,笑道,“吴总你这几天准备做得怎么样啊?”

    吴志财也不藏着,实话实说道,“其实也没做什么准备,我只是重新策划了下。以后原野居是这样经营的,用你那三样蔬菜做为招牌,其余的菜品全部弄普通的大路货。也就是说,那些原料通通从普通的市场里采购……我百分百相信,有你那三样蔬菜与饭后西瓜坐镇,原野居其它的菜品就算是狗屎,生意也照样火爆。更何况对其它的大路菜,我们也会用心去烹饪。”

    洛辉完全赞同他这话,对基因改良的货货,他一直都是信心爆棚的。

    吴志财殷切地注视着洛辉,道,“洛兄弟,我有个想法,说出来咱们哥俩探讨一下。”

    “吴哥你说。”洛辉微微一笑。

    “你看咱哥俩性情相近,意气相投,不如一同来经营这野味居,你看怎么样?”吴志财开门见山,直奔主题。这事儿他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但先要说他这些话并非违心之言,洛辉确确实实相当对他的脾胃。

    当然,他考虑更多的还是商业上的利益,毕竟这极品蔬菜与西瓜是洛辉提供的,而原野居今后的生存,可以说完全又要依赖于这些蔬菜与西瓜。万一哪天这蔬菜与西瓜,要是像以前那货源般,被人恶意夺走……

    栽过一次跟头的地方,没有人想再去栽一次,所以吴志财就想到了合作经营,唯有让洛辉与自己站在一条战壕里,才能最大可能地避免重蹈覆辙。

    “吴哥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洛辉也不拐弯抹角,直接拒绝道,“说实话我对经营餐馆,完全没有兴趣。你想想,如果我想经营餐馆的话,还用得着把这些蔬菜和西瓜送到你这里来吗?”

    吴志财没料到洛辉拒绝得如此干脆,这让他有些窘,有些不知所措。转念想想洛辉的话,道理深刻得很。的确人家拥有着那么好的菜源,要搞餐馆完全可以自己搞,何必和自己来合作?

    吴志财沉默了,洛辉却是反客为主,拿起砂壶泡起茶来,这玩意儿他虽然只会牛饮,但泡茶这么简单的事儿还是懂的。

    水烧开,洛辉泡好茶叶,斟了两杯茶,递一杯到吴志财跟前,笑道,“吴哥你的心思其实我明白,你大可放心,只要你对得起兄弟,兄弟必然不会对不住你。”

    “洛兄弟你的意思是?”吴志财挠着头,体味着洛辉的话,思而不解,苦笑道,“洛兄弟老哥的脑子是一条大路通到底,不怎么会转弯的,请你明说好不。”

    洛辉端起茶盏凑到嘴边,没喝只把玩着,淡淡地道,“钱这东西很是俗不可耐,所以一谈钱,情感就会褪色、就会生疏。但人在世上要生活,生活又离不开钱,所以很多时候不可避免地会谈到这玩意儿……”

    说到这里洛辉打住,轻轻地抿了口茶水,似模似样地品味了会儿,继而道,“因为种种原因,我不可能入股你的原野居,不可能和你一同经营……”这事儿洛辉考虑得很周全,他不想授人以柄,给老洛的仕途带来阻障。虽然身正不怕影子斜,可为了这点小钱,没必要添堵。

    “共赢才能互愉,才能长久,洛兄弟你的意思是……”吴志财隐约明白过来了,“蔬菜与西瓜单价方面……”

    “这事儿吴哥你自己琢磨去。”洛辉玄虚一笑,一口把茶喝光,再满上一杯慢慢品着。要说现在市面上那些来路与出身皆不明不白的蔬菜都要好几块钱一斤,自己这绝对绿色的货货,只值十二块和十块钱一斤?

    最重要的还是,基因改良的货货所能创造出的价值,远远里超过了它们本身的价值,洛辉虽认可吴志财这个人,但也不会让他大鱼大肉,自己却啃骨头喝汤。

    “单价的事情好说,好说。至于具体数字,洛兄弟你给老哥一些时日……放心吧,老哥我对不住谁,也不会对不住你的。”吴志财总算弄透了洛辉的意思,顿时有种拨云见日之感。

    洛辉笑着举起杯盏,“吴哥,干杯,相信我们的合作会很愉快。”

    两只小茶杯碰到一起,“一定愉快。”(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 )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