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接待?虐待!(1)

    开玩笑扯淡的话除外,言出必行是洛辉素来行事的准则,人无信不立吗。

    洛辉摸出手机给大胖去了个电话,“镇里那帮孙子不知是不是吃错药了,还是中午饭没着落,故而赶着来咱高家村蹭……他们本来说好了下午才来的,结果现在就跑过来的。胖子你赶不赶得急,赶得急的话你也现在就过来吧。。”

    “辉子我说你,能不能有点口德有点素质呢,好歹你也是个高校毕业生不是?”大胖在那边没好气地道。

    “靠,我说镇里的那帮孙子,踩你个胖子的尾巴了吗!”洛辉爆了句粗口,暗忖肥肥敢训自己,这事儿不正常啊。

    “我现在就在高家村呢,正要见识你们那个牛气冲天的村长大人。”大胖嗡声嗡气道,“好了,我要和你们村长大人聊聊天,晚点再过来谒见你老人家啊。”

    手机里传来嘟嘟嘟的盲音,洛辉有些发愣,肥肥这次真有点儿拽啊,咋自己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呢?肥厮居然已经来了村里,而且还要和高宗聊聊?这货难道……

    洛辉察觉出了端倪,跑回竹楼里望远镜拿出来,往那边看过去,只见小洋楼前水泥坪的正中间,赫然站着肥肥那厮。而他的身后是一帮西裤衬杉皮鞋、夹着公文包、干部打扮的人,其中还有刘茹芸那妞。而大胖的身前,则是以高宗为首的高家村村民们。

    肥肥正和高宗握手完毕,往小洋楼客厅里走去,其余众人在他身后规规矩矩地跟着……看到这一幕,洛辉哪里还能不明白,原来新来的镇委书记不是别人。就是这肥货啊,难怪他会一反常态地说哥没口德没素质了,哥刚才不就是当着他的面,在骂他吗!

    丫的,来龙潭镇当党委书记了都不知会我一声。今天来了还要逗我,还想到我这里来大量地提东西……丫的,看我怎么收拾你!

    洛辉正琢磨着换招新鲜的整盅手法拾掇那货时,手机又响了,是高宗打过来的,“小辉。情况有变啊。”

    洛辉明知故问,“怎么个情况有变法?”

    “新来的镇委书记,原来就是之前帮我们村卖西瓜的刘科长,也就是你的同学……刘科长,哦,是刘书记。刘书记不同于他人。咱不能像对待那些魂淡般对待他啊……咱啥子准备都木有做,小辉你说,你说咱现在该咋办?”

    高宗有些急了,他还幻想期待着新来的镇委书记见了自己,会有一些什么精彩的表情与反应呢,现在来的是刘书记,还期待个屁股啊。

    “你之前怎么和我说的啊?”洛辉笑地反问。

    “宗伯那时不是不知道情况吗?”高宗讪讪笑道。

    “我的意思是。还是按之前你说的办。”洛辉说道,“就让他们空手而来,空手而回。”

    “这行吗。”

    “有什么不行的,刘书记是个绝对合格的人民公仆,他的觉悟高着呢,到哪里去视察,从来都是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的。”洛辉扯淡道。

    “刘书记的的确确是个如假包换的好官,这点我早在他帮着我们卖西瓜时,我就看出来了……可他拿不拿是一回事,咱给不给又是另一回事啊?咱如果连个表示都没有。人家会觉得咱不尊重刘书记的。”高宗犹豫道。

    “没关系,刘书记是个勤勤恳恳做实事的人,他根本就不会把这些虚里吧唧的事情记在心里的。”洛辉再给好官大胖同志脸上贴金。

    “哦,那这准备咱就不去做了。”高宗信了洛辉的话,“不过现在差不多中午饭的时间了。咱应该整个什么样级别的一桌子,来招待刘书记他们呢?”

    洛辉郑重而严肃地道,“宗伯你不要把刘书记也当成那种庸俗的官员,这是对他的侮辱,知道吗?”

    高宗连连点头,“我知道了,刘书记是个好官吗……只是中午这饭到底要怎么弄?”

    洛辉一本正经,“我跟你说吧,刘书记来咱村里,是来视察民情、体验民生的,你越是让他看到、吃到自然真实的东西,他越是高兴。”

    高宗道,“那我中午饭就随便弄点。”

    洛辉笑道,“宗伯你随便得起来吗?不杀只鸡、宰条鱼、割两斤肉,你好意思。”

    “呵呵,还真是不好意思。”高宗摸了摸头,“小辉你有什么好的建议。”

    洛辉道,“其实,午饭你最好是在不打任何招呼的情况下,带刘书记他们一行人,到村里最贫困的人家去,让他们和穷苦人家一起吃吃,这样他们才能最真实的体验到最真实的民生,是不?”

    “小辉你说的有道理,宗伯就按你说的做了。”高宗道,“那啥,我现在是借口上茅厕,出来向你讨教的,刘书记他们都还在客厅里等着呢,我回去陪他们去……对了,刘书记是你的同学,小辉你这下可以一起过来接待了吧。”

    “刘书记是个很随意的人,我来就没必要了。”洛辉笑意吟吟地道,“好了,宗伯你忙去吧,记得要让刘书记体验到最真实的民生,不然他会不高兴的。”

    “你放心,绝对不会让刘书记不高兴。”高宗肥胸拍得山响,按照洛辉说的办去了。

    洛辉手机扔到一边,嘴角的坏笑毫不掩饰流露出来,丫的肥肥居然逗起哥来了,看哥怎么收拾你!

    “……”

    高宗从屋后打完电话往客厅里而去,他婆娘刘秀莲在后屋门口等着他呢,小声地问道,“死鬼,小辉说这午饭要怎么弄?”

    “不弄了,我带他们到外面吃去。”高宗乐呵呵地道。

    “下馆子?那得多贵啊,那些餐馆比孙二娘的黑店还黑,随便一个菜就几十上百的。尤其是那酒,好几百一瓶呢,我看还是在家里弄吧。吃得干净省钱,也就是我们辛苦些。”刘秀莲劝道,近些年来但凡镇里来了人,都是她带着几个村妇在张罗酒菜的事情。

    “谁说要下馆子啊,我带他们到村北三寡妇家里去吃。”高宗不以为然地道。

    “啥?”刘秀莲眼睛一瞪。吓了一跳,“三寡妇可是咱村最穷的困难户,你居然带刘书记他们去她家吃?她家有得什么东西吃?”

    “你懂什么。”高宗斥道,“只有这样,才能让刘书记看到真正的民生、体验到真正的民苦……行了,午饭的事情你不用管了。”

    刘秀莲无语小半晌。又问道,“那刘书记他们走的时候,要准备些什么东西?”

    “准备个屁啊,毛都不给他们准备一根,咱又不欠他们的。”

    高宗甩下这句话,不再理会愕然的自家婆娘。进了客厅里,在大胖旁边的椅子上坐下半边屁股,满脸堆笑地道,“刘书记,早在你帮我们村里卖西瓜时,我就在想,要是由你这样英明能干的人来领导咱龙潭镇。那咱龙潭镇脱贫致富,定然是迟早的事情……嘿,没想到今日竟梦想成了真,这是咱龙潭镇人民的福气,是咱高家村人民的福气啊。”

    “高村长客气,那个时候,其实我也想像着,要是自己有朝一日能来龙潭镇掌舵该有多好啊。”大胖捏着个茶杯,淡淡地说道,“但现在。如果不是组织上的任命,我是无论如何也不敢来了。”

    “为啥?”高宗惑问,当然这疑惑是装出来的,这老头心里得瑟着呢,尼玛的。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前几天你们这里发生的事情,整个江城官场,又有谁人不知?现在高村长你的赫赫威名,又有谁人不晓……我怕你把我也抽成猪头阿三啊!”大胖装腔弄调地说道,这货此话违心得很,话说洛辉在高家村如鱼得水、威信直线上升,加上大胖他自己本身就于高家村有恩、并有些交情,谁会抽他呢?

    换在卖西瓜那会儿,大胖还真是想着要是能来龙潭镇混个书记当当就好了,哪怕镇长也成啊。

    为什么他那时会有此想法呢,因为那会儿他只不过是个副科长,而镇长书记却是个正儿八经地正科级别,再往上走就是副处了……现在的肥肥,也是正正式式的刘科长了。且道上还有消息传出,要不了多久,他将成为整个江城最年轻的副处,关键洛辉也是这样认为的……可现在,突然就把他放到龙潭镇这个鸟不拉尿的山旮旯里来当个屁的书记,这让他感觉自己就像那只趴在玻璃窗前的苍蝇,前途一片光明,却不知出口在哪里。

    “刘书记看你说的,姓寥的人渣一个,在龙潭镇为非作歹、为所欲为多年,所以我才抽他……但刘书记你是个好官、清官,是个为民着想的官,所以组织上才让你来领导我们……我抽谁也不敢抽你啊。”高宗陪着笑说道。

    “高村长谬赞了,我哪里有你说的那么好,只是本本分分、恪尽职守罢了。”他这番话让大胖很受用,他本闷闷的心情舒服了不少,想起洛辉说的那些话,也不知他是不是在耍自己。

    大胖抚了抚日渐丰腴的小腹,抬了抬啥都没戴的手腕,“哟,高村长,现在几点了啊?”

    “十二点差五分。”高宗哪能不知这货的暗示,忙道,“刘书记你们还没吃饭吧,我带你们出去吃去。”

    “就在屋里随便弄些吃就行了,出去吃多浪费啊。”大胖笑地道,他以为高宗在外面安排了馆子呢,话说这老高还蛮上道的嘛,看来辉子那家伙那些话是在耍自己了。

    “锄禾日当午,汗滴和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高宗摇头晃脑地念了首诗,笑道,“一粒粮食一滴汗,浪费这种行为是极其可耻的,要是遭受良心谴责的……所以刘书记你请放心,咱们不会有所浪费的。”

    “这……”大胖感觉老高这话不对味儿啊,他要干什么?(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 )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