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高栓(泪求订阅)

    高三根逮住这条大松花蛇,整个过程描述起来冗长喽嗦,事实上所耗费的时间是非常短暂的。他的反应堪称迅捷,从追到抓到入袋的动作,更是行云如水般一气呵成,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洛辉从头目睹至尾,看得很是讶异,叹为观止。生平他极少佩服于人,但对这高三根,洛辉的心头丝丝敬佩之意油然而生。就凭刚刚那一手抓蛇的动作,这糟老头蛇王的名头当之无愧啊!

    洛辉继续看着,高三根兀自沿河而下,又抓了几条蛇。他抓这几条蛇的动作,无外乎就是已经展现过的那些技巧。但每抓一条蛇,不论有毒的还是无毒的,他的动作都利索干脆无比。

    洛辉把望眼镜放下来,细细地回味着高三根的每一个动作,幻想着自己遇到蛇时,该怎么样出手……渐渐的,洛辉的心里开始有了底了,下次看到蛇时,如果是没毒的,一定要亲手把它逮了来下锅;要是用毒的,就用石头扔死它。

    “……”

    花费了一个上午的时间,一千多个糍粑做好了。

    吃过午饭后,洛辉小小休憩了片刻,把糍粑装上长丰猎豹,准备给高首送过去。高倩倩坐在副驾座上,两人的关系昨晚确定下来后,已经开始有些难舍难分了。没办法,恋爱中的男男女女都是这样子的吗。

    车子经过高歌家时,正翻晒着稻谷的高老头挥了挥手,“小辉,是不是给小首送糍粑去啊?”

    “高老伯你是不是想一起去?”洛辉停下车来笑道。

    “我就不去了。”高歌挠了挠头道,“是这样子的,小栓昨晚就上了火车,本来今天上午就能到江城的,但说什么路上遇到山体滑坡,把火车路堵死了,结果火车就晚点了好几个小时……他刚刚打电话来。大概下午四点钟的样子就能到了,我的意思是……反正你现在也要去市里,就辛苦你去接一下他,带他一起回来算了。”

    洛辉道,“这没问题,栓子哥的手机号码我手机上有,我待会去接他就是。”

    洛辉开着车子回山头把妞妞给带上。小丫头一听爸爸今天就要回来了,那个喜出望外啊,一路上都跟只欢快的小鸟般,唧唧喳喳的。

    长丰猎豹直奔市里,先把糍粑给送到高首那里。

    烧烤摊的生意不用说,一如往常的火爆。高首两口子和高小林都是忙得不亦乐乎。另外还有一名四十多岁的妇女在忙活,她的动作显得比较生涩,一看就是刚做烧烤没多久的。高小林告诉洛辉,这是她妈的朋友,家里经济拮据,专门请过来帮忙的,开了两千二的工资给人家。

    高倩倩本来想要留下来帮忙做些事情的。但烧烤摊只有那么宽,同时四个人已经比较拥挤了,留下也没意义。

    洛辉放下糍粑,打了个电话给高栓,确定他到站的时间后,和高首几人聊了会儿天,看了下时间差不多了,便开车驶往火车站。

    “……”

    江城火车站。人们拖着疲惫的身躯从出站口走了出来。

    洛辉高倩倩带着妞妞在旁边等着,小丫头圆睁着眼睛,一眨不眨地注视着往外涌出的人流,突然她兴奋地挥着小手大喊起来,“爸爸,爸爸……”

    人流中一名三十岁左右的男子看到妞妞,咧着嘴憨憨的笑了。他就是妞妞的爸爸。高歌的独生儿子高栓。

    高栓背上背着个大号的书包,一只手拖着一个大行李箱,另一只手提着个蛇皮袋子,一副典型的农民工回乡的形象。他的身高也就咱国人的普通身高。身形很瘦,衣服裤子穿在他身上都有些晃晃荡荡的。可能营养缺失、抑或是昨晚熬夜坐车的缘故,脸色较为苍白。

    他身材消减,长相清秀,一看就是那种憨厚实诚的人。

    “爸爸。”妞妞欢快地撒着脚丫子,跑了过去。

    “妞妞。”高栓赶忙放下两个手中的行李,一把抱起了女儿,他的眼里激荡着泪花。

    “爸爸,你瘦了好多。”妞妞摸着高栓的脸颊,心痛地道。

    “爸爸没瘦,是你胖了。”高栓笑道,他还真感觉女儿长重长高了不少,当然他知道这是谁的功劳。

    高栓把妞妞放了下来,妞妞抢着去提蛇皮袋子,“爸爸,这个袋子我来提。”

    “爸爸来吧,你哪来提着动。”高栓乐呵呵地道,可他马上就傻眼了,这个蛇皮袋子里面装的虽然是被子衣服,但被自己压着紧紧的,密度可不小,尤其是体积,比妞妞还大,少说也有三十来斤。

    但就是这么个三十斤有多的蛇皮袋子,被妞妞给抱了起来,而且貌似还不咋地吃力。高栓瞅着是又惊又喜,女儿的力气哪个时候这么夸张了?

    “爸爸,走啦,小辉叔叔和姑姑在那边等着呢。”妞妞催促道。

    高栓和妞妞走了过来,他朝高倩倩喊道,“小倩你来了。”

    “栓子哥,坐了十几个小时的火车,累了吧。”高倩倩关切地道。

    高歌高首两兄弟虽分家分了三十几年,但兄弟俩的关系感情一直都非常好。而高栓是高倩倩高小林唯一的堂哥,又大姐弟俩十几岁,小时候高首两口子田地里的活忙不过来时,高栓经常帮着照看襁褓中的姐弟俩。姐弟俩在幼儿时期,更是他的跟尼虫来的。

    可以说高栓与高倩倩高小林虽不是一个爹妈所生,彼此间的感情却也相差无几。

    “本来有点累,但看到你们,倦意全无。”高栓乐道,目光落在洛辉身上,他想开口打招呼,却又有些拘谨。

    洛辉微微一笑,主动伸出手去,“栓子哥,我是洛辉,你叫我小辉就好了。”

    “小辉谢谢你,谢谢你对我家里的照顾。”高栓赶紧握住了洛辉的手,由衷感激地说道。

    “栓子哥你这话客气了,虽然咱俩是第一见面,但我和高老伯还有和妞妞的关系,想必你也知道。而且我和高首大叔一家的关系……”洛辉说到这里,看到小丫头嘴角抿着鬼怪精灵的笑,果断打住,道,“所以栓子哥,你就没必要这么客气了。”

    “呵呵,那客气的话咱就不说了。”高栓略显腼腆地挠了挠头。

    “……”

    四人上了长丰猎豹,洛辉驾着车子直接往高家村开。

    “栓子哥,你会不会开车?”洛辉问道,说实话他虽与高栓接触的时间就这么点,但他对高栓这个人是很看重的,一来他是高歌的儿子、妞妞的爸爸,二来高栓憨厚而老实,所以洛辉决定好好地带他一带,扶他一把。

    “我以前在村里开过手扶拖拉机。”高栓说道,“汽车之类的我还没碰过,也不知道会不会开。”

    “大部分车子的原理都差不多,一通百通,只要稍加熟练就行了。”洛辉道,“回去后我带你练几圈,后天我要去BJ,这车子就先交给你开了。等我回来后,再给你买辆皮卡。”

    一回来就要给自己车开,还要给自己买辆新车,高栓何曾受过这种待遇,他真的是受宠若惊,连连摆手道,“不用了小辉,我就开这车,开这车就行了。”

    洛辉道,“这车太破了,随时都会出故障,而车子一旦抛锚,很麻烦的……以后很多事情还要劳烦你,所以你就别推脱了。等我从BJ回来,咱们就去买车,我自己也要买辆新的。”

    高栓知道洛辉是一片诚心诚意,神情肃然地点点头,又道,“可我没驾照,听说现在照考很严的,随便哪里没做好,就过不了关……而没驾照上路,被查到了要拘留半个月,还要罚款……”

    洛辉淡然笑道,“驾照的事情你不用担心,你只管把车开熟练了便是。另外,开车要遵守交规,别弄出事故来。”

    高栓又是颔首,问道,“那小辉我要做些什么事情?”

    洛辉道,“咱们回去再说。”

    “……”

    长丰猎豹停要高歌家的老屋子前,高栓回来了,高歌和刘桂花看着消瘦了一大圈的儿子,不由得老泪满眶,心头对洛辉的感激自不用多言。

    要知道,以往数个年头,高栓都是年初连元宵都没过完,就出去打工。基本上要到年未将近过除夕时,才能回来。

    对于就这么一个儿子的高歌刘桂花来说,这不是一种折磨、一种煎熬、甚至一种摧残,又是什么?而对于从来就不知道母爱是什么滋味的妞妞来说,又意味着什么?

    一家人离别半年有多,少不了要激动、相互间嘘寒问暖一番。

    完毕后,高栓叫高栓上车,开始教他开车。开车这事儿不难,而技术精湛与否,主要就是个熟练程度的问题。

    高栓有开手扶拖拉机的基础,听完洛辉的讲解与示范,他在起步死了两次火后,就能开着车子走了。渐渐的,越来越熟练,尤其是对方向的掌控最是轻盈,只是起步偶尔还是会死死火,加减档不咋地流畅。洛辉相信,高栓只要经过一些时间的熟练,完全能成为一名合格的司机。

    长丰猎豹在洛辉的指引下,停在了山头下的湖边。高栓看着山上山下这一片生机盎然的景象,对洛辉更是敬佩不已。(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 )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