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二章 香喷喷的粥弄出来的乌龙

    洛辉在后院里练得正投入的时候,别野里传来了爷爷讶异中饱含惊喜的声音,“嗯,好香,老太婆你在煮的什么啊,居然这么香?”

    “你个老糊涂,我哪里有煮什么,我这不是一直都还没起床吗。”奶奶说道,好奇的她从床上爬起,自卧室里走了出来,一闻之下她也是诧愕又欣喜,“确实好香啊,这好像是在煲粥吧。都煲的什么粥啊,咋就能这么香呢?”

    “会不会是隔壁老许家在煲。”爷爷用力嗅了嗅,“肯定是老许在煲粥,那老头可会吃了。老太婆,咱们赶紧洗漱,赶紧去老许头家里蹭早餐去。”

    “就你嘴馋,跟没喝过粥似啊。”奶奶嘴上虽斥,动作可是不慢,回房间里就洗漱起来。

    爷爷也迅速回了房间进行洗漱。二老以最快的速度洗漱完毕,换好衣服,奶奶道,“哎呀,差点忘了咱们的宝贝孙儿了。小辉这孩子,怎么还没起床呢,我叫他去。”

    奶奶来到同样位于二楼的洛辉的卧室,敲着门喊了几声,里面当然不可能有反应了。奶奶推开门来,只见房里空空的,哪里有洛辉的人影。奶奶就急了,“老头子,你有没有看到小辉啊?”

    “小辉有晨练的习惯,你看看他是不是在后院子里晨练?”爷爷提醒道。

    “对哦,我怎么就忘记了。”奶奶走进房间,跑到窗户那里一看,看到洛辉正打着拳腿。他那动作叫一个干净、利落、洒脱,虎虎生风的。阳刚劲儿十足,奶奶不由得极是欣慰,看得都出神了。

    “老太婆,在磨蹭什么啊,赶紧叫上小辉,一起去老许头家里蹭早餐去啊。”爷爷在那边催促。

    “哦,我叫上小辉。”奶奶答应了声,朝后院里的洛辉喊道。“小辉,先别练了,奶奶带你吃好吃的早餐去?”

    洛辉停下动作,二老的对话他一直都有闻在耳里,心下暗暗好笑,嘴上却是不解地问,“去哪儿吃啊?”

    “隔壁许爷爷家。他家煲的粥可香了,香得你爷爷那个老馋鬼都快受不了了,你赶紧洗个手洗把脸去。”奶奶说道。

    “隔壁许爷爷?隔壁不是刘爷爷的吗?”洛辉疑惑,这小区里的老人他都是认识的,不过每年都有人来,有人走。这个走包括驾鹤西去。

    “刘爷爷早在年初的时候就搬去广D了……老许和咱们来自同一个省,他本来从军区里退休后一直都住在他儿子省城的家里。而咱们这小区里,住着他的几个老战友。在两个月前,他的一个战友走了,在料理完战友的后事。他决定搬到小区里来住,多陪陪战友们。多陪陪我们这些老头老太太。”

    奶奶解释道,“他和你爷爷的关系老好了,天天不是一起下棋,就是一起去花鸟市场、古玩市场逛逛,看灯会庙会啊……”

    爷爷又在那边催了,“老太婆,还在磨叽什么啊,再磨叽许老头就全吃完了……这老许也真是的,煮这么香的粥,居然不来叫我一声,太不够意思了。”

    “马上来了。”奶奶应了声,又对洛辉道,“小辉你也快点儿,你爷爷忍不住了。”

    “可奶奶我自己也煲了粥啊,就不吃了吗?”洛辉道。

    “你煲的粥哪能和老许的粥比啊,你闻闻那飘过来的香味。”奶奶道。

    “嗯,是挺香的,那我和你们一起去吧。”洛辉装模作样地吸了吸鼻子,往别墅里而来。

    爷爷奶奶往楼下走,才走几个楼梯子,这时门铃声竟响了起来,二老面面相视,奶奶纳闷道,“这大清早的,会是谁啊?”

    “去看看就知道了。”爷爷说道。

    二老的腿脚都不怎么方便,慢慢悠悠地下着楼梯,门外一个声音喊了起来,“我说老洛啊,怎么这么慢,赶紧开门啊。”

    “老许啊,别急嘛,我这不是来开门了吗。”爷爷应道。

    “老洛赶紧啊,我受不了了。”老许焦急地道。

    “什么受不了啊?”爷爷奶奶不解。

    “肚子啊,饿得咕噜咕噜叫了。”老许说道,都听得到他咽口水的声音。

    爷爷听他这话,不由得面露喜色,“老许你够意思,是来叫我们去你那边去喝粥的吧。”

    “啊?”门外的老许一愣,“我叫你们上我家喝粥?”

    “难道不是吗?”爷爷惑道。

    “可我家今晨根本就没煮粥啊?”老许更惑,随即他拍着门道,“我说老洛你就别装了,明明是你家在煮粥,我可是顺着香味找过来的!”

    “我家在煮粥?”爷爷与奶奶面面相觑。

    奶奶想到了洛辉刚刚说的话,“小辉说他有煮粥。”

    “这就对了。”爷爷对着厨房那个方向用力一闻,只觉香味更加浓郁,拍了拍脑门,“肯定是小辉煮的粥飘出来的香味,这小子,厨艺哪个时候这么好了。”

    二老欢欣不已,走下楼来打开门。

    老许走了进来,闻着满屋子诱人的香味,白了爷爷一眼,“老洛你不够意思啊,明明是你家在煮粥,不叫我就算了,我都寻过来了,你还在这里装糊涂。”

    “是我孙子煲的粥,我们都不知道啊。”爷爷汗一个,刚刚自己还在埋怨老许不够意思呢,都是小辉这孩子给折腾的。

    “你孙子小辉来了,他煲粥这么厉害?那我得认识认识他。”老许可不客气,径直就往厨房里而去,越近那香味就越浓,惹得他使劲地直咽口水。

    厨房的门没关,老许走近一看,里面有个年轻人正用筷子在砂锅里搅拌着。砂锅里热气直冒,浓浓的香味不是那里面冒出来的,又是哪里冒出来的?

    老许有些迫不急待了,忙喊道,“小辉,这粥好了吧,可以吃了吧。”

    “马上就可以吃了。”洛辉回头一看老许,不由得愣住了,这老头子不是别人,却是自己那次在卖王八时,帮自己分析野生王八与人工养殖王八区别的许老。

    许老也是不由得一怔,真是无巧不成书啊,自己前些日子在江城遇到、后来送自己到高铁站的小辉,竟是老洛的孙子小辉?只是小辉他爸不是在江城当市委书记吗,怎么他却跑去卖王八去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 )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