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二章 戏逗许老(1)

    洛辉把锅碗筷盆利索地收拾好,开着车子到镇里去买了爷爷奶奶他们所需要的生活及床上用品,回村后将东西放到老屋子里。洛辉去田垄转了转,高歌高栓和帮自己做事的一组五个村民都在一丘大田里打稻谷。

    洛辉没打算下田去帮忙,也没打算挖泥鳅,就在田埂边和大伙儿聊着天。聊了片刻,高歌就道,“小辉啊,还记得村里给你养的那眼池塘吧,是不是好久都没去看过了?”

    “高老伯你不说,我还真的差点忘记我还有一眼塘了。”洛辉拍了拍脑门道,那眼池塘以前自己又是养殖黄鳝,又是养鸭子的,而且以前钓到的鱼,没上点的全部顺手就丢在了里面……可自打搬到山头上后,自己还真的把那眼池塘给忘记了。

    高歌道,“我看那眼塘你要是不想继续养的话,就干脆把水抽干、把鱼全部给捉了吧……那眼塘是村里的公塘,好几年都没干过了。昨天我在池塘边的地里割红署藤,看到一条十来斤的草鱼在浮头……好家伙,没想到那眼塘里还有那么大一条的草鱼,小辉这下你算是赚到了。”

    “哦,还有十来斤的草鱼,那我还真是赚到了,那明天后天我就把池塘给干了。”洛辉乐呵呵的道,他当然不会稀罕池塘里的鱼,他只是觉得干池塘这事情好玩,以前在乡土小说里就有看过这方面的情节,确实挺吸引人的。

    “就明天吧。刚好后天你老伯我六十大寿,你那塘里的鱼。全拿给我来做酒席用。”高老头笑哈哈地道。

    “高老伯你后天六十大寿?”洛辉小小讶异,六十岁在咱国内是大寿来的,尤其是在乡村里,得隆重地大摆酒席,宴请亲朋好友、乡邻乡亲。

    “唉,不知不觉,就六十喽。”高歌感叹。

    “老伯你过大寿,需要我做些啥?”洛辉主动请缨道。高歌与他关系非同一般啊,能帮的忙一定要帮上,能尽的力一定要尽出来。

    “也没啥要你做的,你明天把塘里的鱼捉出来,后天来帮我掌厨就可以了。”这两件事情高歌是早就琢磨好了的,洛辉掌勺他放心。

    “就这么简单啊,放心。这两件事情包在我身上。”洛辉拍着胸脯道。

    高歌道,“那塘里的水有些深,你现在最好就去把抽水机架起来,到明天早上大概就能把水抽干,就可以抓鱼了。你要是明天才架机子的话,后天就忙不过来喽。”

    洛辉颔首道。“那成,我现在就去架机子……可我没抽水机,有我也不会用啊。”

    “宗哥家里有,我和你去吧。”

    洛辉和高歌往高宗家而去,路上洛辉问他。这边做寿都有哪些风俗。

    “我们这边做寿的规矩很少,就是宴席上要有鸡鸭鱼肉。有扣肉、圆子。另外要送些饮料零食什么的,再包个十块钱的红包,给每一个客人做回礼。还有在晚上,请放电影的来放一场电影。”高歌想了想,“差不多就这么多吧。”

    聊着天说话间,两人来到了高宗家,洛辉搬着抽水机,高歌用扁担挑着水管电线,两人来到了那眼池塘边。

    因为近来很少下雨,池塘里的水面下降了些,但池塘里的水还是有些深度。

    洛辉配合着高歌,把抽水机架好,水管铺开接上抽水机,电线连接上。这些事情都弄妥后,开关打上去,水便哗啦啦地往外排了起来。

    “老伯,要不要再去借一个抽水机过来,这样水更容易抽干些。”洛辉道。

    “不用借了,咱们用这根水管就可以了。”高歌指了指剩下没用上的一根水管道,这水管是塑料制的,茶杯那么粗,一根有六七米的长度。

    “光水管就能排水吗?”洛辉疑惑。

    “能。”高老头笑了笑,“来,咱们配合。”

    两人一人拿着水管的一端,到塘里灌满水,各自用力捂住各自那端的端口,尽量不让水漏出来。尔后,高歌待在塘边不动,两只手都放进水里。而洛辉则拖着水管自己那一端翻过塘埂,来到塘埂的下面。

    “小辉我喊松手,你就把手猛地松开啊。”高歌在塘边喊道。

    “收到。”洛辉应声。

    “好,松手!”高歌大喊。

    洛辉赶忙把一直死死里捂着水管的手松开,顿时水就流了出来,且并不是流完灌进管子里的水这就不流了,相反它一直在源源不断地流着。这利用的正是水从管中流走,产生的一个吸力的原理。高歌那边是有同时和洛辉松手的,吸力会吸起池塘里的水往外排去,这样水就源源不绝了。

    “……”

    有了这根水管,排水的速度就快了许多。

    看着抽水机与水管放了会儿水,高歌继续去田里打稻,洛辉则开着车回山头。

    山下的湖边洛老与许老聚精会神地盯着湖面上的浮飘,入神得很。洛辉一看他们的收获,马马虎虎也就个十几条吧,最大的一条不到一斤,总共也只有三四斤。

    “哗。”一尾三指宽的鲫鱼被许老钓了上来,他高兴地将鱼取下,放进网兜里,弄了下鱼钩上的诱饵,重新甩杆入水。

    “哗。”随即洛老甩子一提,也钓上来一尾一扎来长的黄骨,他取完鱼整理好饵放回杆,对许老道,“我说老许啊,你不是说这剑马湖里王八挺多的吗,当年你钓王八如何如何的厉害,怎么这都钓了大半个下午了,鳖壳咱都没看到一个?”

    许老笑道,“我说老洛啊,如果一门心思钓王八的话,用这蚯蚓是不行的,得用小泥鳅或者猪肝,那些带着腥味的东西作饵。”

    “小辉啊,有没有小泥鳅,去弄些来。”洛老对洛辉吩咐道,钓王八肯定比钓鱼带劲吗,那玩意儿值钱,也要好吃得多不是。

    “不就钓个王八吗,哪里要用小泥鳅。”洛辉微微一笑,对洛老道,“爷爷你把杆子给我,我保管不要十分钟,就钓只王八给你看。”

    洛老闻言得意地对许老道,“看到没老许,我孙子不用小泥鳅,十分钟就能钓到只王八。”

    许老不信,“小辉你吹牛吧。”

    “吹不吹牛,咱们用事实来说话。”洛辉笑地道,“爷爷拿你的杆子给我用一下吧。”

    洛老把杆子交给洛辉,洛辉将杆子提起来,却是来到了池塘边,将钩子甩了进去。二老也不钓鱼了,跟着过来见证洛辉是不是在吹牛。

    池塘里喂养的是王八,至于到底养了多少,洛辉都算不清数量了,反正没个千把只,也有七八百。池塘里这么多王八,哪里要等十分钟,洛辉才把钓杆扔下去没到一分钟,浮飘猛地就沉了下去。他眼疾手快,一抖杆子,一只半来斤的王八便被钓上岸来。

    “不是吧,就钓到了?”二老瞅着摔了个四脚朝天的小王八,一愣一愣的。

    “小辉给我钓钓看。”洛老兴奋地拿过了洛辉的钓杆。

    “我也来钓钓看。”许老亦跑过去把他的钓杆拿了过来。

    “你们先钓,我去山上拿根钓杆来。”洛辉笑了笑,往山上而去。

    来到山坡上,洛辉看到果树丛里有人影在晃动,定睛一看却是奶奶和许奶奶拿着锄头在锄草。洛辉怕累着了她们,赶忙走过去道,“奶奶许奶奶,你们别锄草了,山头上歇着去吧。”

    “没事的小辉,锄草舒展筋骨,是个锻炼身体的活儿。”奶奶笑道。

    “那你们慢点锄啊,累了就别锄了。”洛辉汗一个,这果林里他从没锄过草,确实长了不少,不过现在大半已经枯黄了,只是不把草的根部锄掉,明年开春将会长得更加疯狂。

    “奶奶知道,你忙你的去吧。”奶奶应道。

    洛辉回到山头上,拿了根钓杆,用杯子装了些中午做菜时剩下的基因改良鳝段,来到塘边。许老正好把一只七两来重的王八取下来,他笑逐颜开地对洛辉道,“小辉啊,这池塘里王八真不少啊,应该是湖里面爬进来的吧。”

    高家村从没人养殖过王八,许老也没想到王八是洛辉特意养的,加上这池塘就在湖边,这就让他产生了想像。

    洛辉听他这话,觉得好笑,许老真敢想啊。

    许老见洛辉这表情,便抓起手头的王八仔细地看了看,疑惑道,“我看这些王八,都是剑马湖的种啊,难道不是湖里爬进来的?”

    “确实是剑马湖里的种,可它们哪会这么傻,自己爬到池塘里来啊,这不等于爬进了锅里吗。”洛辉笑道。

    “那这池塘里的王八,是哪里来的?我们杆子放进去,不到几分钟就能钓到一只,由此可见池塘里的王八数量足有数百乃至上千啊。”许老道。

    “当然是我的抓的了。”洛辉耸了耸肩道。

    许老闻言瞪了他一眼,“小辉你小子,既然是你养的,让我们来钓干吗,这些王八这么小,吃又不好吃,害得我们空欢喜一场。”

    “这不是让你们钓钓王八,过过瘾吗。”洛辉道。

    他这话让二老哭笑不得,这有什么意义吗?二老把钓到的王八通通倒回了池里,走到那边去,继续在湖里钓他们的鱼去了。

    洛辉不和他们一起去钓,就在池塘边给自己的钓杆上了段黄鳝,也把杆子甩进了湖里。(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 )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