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八章 洛屠夫杀猪

    塘里的大小鱼儿捉得差不多了,又有人拿着锄头来挖泥鳅黄鳝的来了。

    池塘因为几年才抽水干一次的原故,里面的泥鳅黄鳝可比田里要多得多了,而且一条条更加肥壮。只是刚刚干完塘,就来挖泥鳅黄鳝,因为泥巴特别的稀软,这对挖者的技术就有要求了,不是你有把锄头就能挖得到的。

    洛辉他们都没谁去挖,把抽水机、水管、电线收好,送到高宗家里,当然两条上点的鱼是不能少的。

    回到高歌家,大伙儿正在弄刚刚煮好的田螺和河蚌。田螺用针把肉挑出来就成,河蚌更简单,经水煮后它会自动张开两瓣壳,直接把里面那一大块肉捡出来就行了。不过因为这大块肉里包括着河蚌的内脏与屎,需要将其剪成一小片一小片,再好好地搓洗,直至洗净为止。

    众人一齐动手,不到半个钟就把田螺河蚌全部给处理好了,中午这饭就在高歌家吃了,但这主厨的人,必须得还是洛辉。

    中午的菜以鱼为主,另外就是田螺肉和河蚌肉。至于嗦螺,洛辉倒是想弄,大胖和刘茹芸都挺想吃,奈何没时间啊。

    痛痛快快地吃过午饭后,大胖从洛辉山头上各种好东西每样提上个几斤,开着桑塔纳载着刘茹芸,爽歪歪闪了人。

    洛辉在竹楼里小憩了片刻,来到高歌家开始忙活。明天就是高老头六十大寿,一大堆的事情要先做好呢。不然明天哪里忙得过来。一同来帮忙的,还有不少的村民。以老妇居多,老头们还在农田里打稻谷。

    高家村里这样的,谁家有事,附近的乡邻会自动自发地一齐帮忙,不需要付工钱的,管顿饭就OK了,这就是乡里人的纯朴,没有多余的废话。就这么简单。

    这前期的工作,主要是打大灶,明天酒席至少都有二三十桌,小灶小锅的肯定不成吗。其次就是洗菜切菜,姜蒜辣椒等各种佐菜都要提前切好,这些事情虽琐碎,但很耗时间的。

    另外还有一个就是扣肉要先做好。还有圆子,亦要先做好,做好了明天只管蒸就有得吃了。

    做二三十张桌子的大锅菜,洛辉没经验,但他并不畏惧,因为他知道其实做菜并没有多少所谓的诀窍可言。首先第一个就是各种佐菜要搭配得当,相互搭配才能配出味道来嘛;其次佐料要放到位,该放的放,不该放的就不要放,免得变了味道;最后就是一个火候。要拿捏得恰到好处,生不生熟不熟的。肯定不行不是。

    做圆子洛辉也会,这活儿容易,各种佐菜佐料与生粉和成一团,揉成一小个一小个就可以了。

    做扣肉洛辉就不会了,扣肉是中国的一道有名的菜,各个地方的做法都略有区别。高家村这边是这样做的,就是一大块猪肉皮,炸得黄灿灿的,再用汤放上各种调料猛煮,煮熟的同时把油煮掉,这样吃起来才不腻。

    再就是猪瘦肉切成一大块一大块,加上蜜枣,放上以酱油为主的调料,用碗盛装着,把炸好煮好的猪皮扣在上网上,放进蒸笼里猛蒸——这活儿说起来简单,做起来还是比较复杂的。

    “……”

    总而言之,农村里摆酒席,是以猪肉打头,很多菜里都是需要放猪肉嘀。

    这不,高老头带着高栓打好两个大灶后,把他过年杀猪的工具拿出来,要杀栏里的猪了。

    “小辉,你力气那么大,这猪就由你来杀吧。”高歌对洛辉笑道。

    “用杀猪刀我可不会,拿箭来射还差不多。”洛辉来高家村后,杀生无数,这杀猪对他来讲,就跟杀只鸡一样的,心情半点波动都无,但他知道杀猪是个技术活,不是你有身力气就可以能轻松搞定的。

    “用箭射?”高歌摇了摇头,“这不成,杀猪得把猪血给放出来,不然猪血留在猪体内,猪肉的味道就会没那么甜了。”

    “那老伯你自己来动刀吧,我帮你捉猪就可以了。”

    “也行,有你捉猪,我这猪杀起来就容易轻松多了。”

    洛辉和高歌及高栓来到后院猪栏前,栏里有两头三百多斤的大白猪。

    三百多斤的猪在乡村里算是肥猪了,要知道村民们喂养它们的食物可是不添加任何激素啊,那些乱七八糟的。

    宰杀三百多斤的猪,除了掌刀的屠夫外,最少还得有三个男子捉猪打帮手。要是没这三个以上的人,屠夫一般是不敢动刀的,怕捉不住猪,跑了——猪跑了重新赶回来就是,关键是人家屠夫丢面子啊!

    别看猪傻傻的,它一身的劲,而且濒临死境,它会全力地抗挣。

    但猪有一点非常傻,屠夫用铁钩子钩住它的嘴,用力地往前面拖。三个打帮手的,两人捉猪耳朵,也是往前拖,还有一个捉猪尾巴,亦是往前拱。

    四个人的力道是都是整齐划一向前的,而傻乎乎的猪却只知道四蹄扣地,往后使出浑身的劲与人抗挣。

    不过偶也有比较聪明的猪,曾经高家村屠夫杀猪就闹出过几起笑话,那猪先是反方向与众人对抗,对抗着对抗着,那猪突然顺着众人的力道往前一拱,结果不用说,肯定是直接就把一马当先的屠夫给拱翻在了地上,甚至摔个四脚朝天。

    那场面滑稽的,边上的人肚子都要笑爆。

    “爸,两头猪大小都差不多,杀哪一头啊。”高栓问道。

    “这还不简单,谁先出来就杀谁了。”高歌打开挡着猪栏门的栅栏,其中一头猪施施然地走了出来。

    待它一走出,高歌便立马把栅栏给重新关上,就杀这头笨猪了。

    高歌从放工具的篮子里拿着了个锋利的铁钩子出来,往洛辉的手中一递,“小辉,交给你了。钩住它的嘴巴,把它拖到院子外面就行了。”

    洛辉接过铁钩,往那笨猪逼去,高栓看着他,对高宗道,“爸,我们不上去帮忙吗?”

    “帮啥忙,三百斤的小猪而已吗,对小辉来说完全不在话下。”高宗一点都不担心地道。

    “小辉这么厉害啊?”高栓愕然,他还没见识过洛辉的身手。

    “厉害不厉害,看了你就知道了。”高宗笑道。

    父子俩的目光都集聚到洛辉身上,只见洛辉步步往笨猪逼近。笨猪一点点地往后退,一直退到院子角落里,退无可退了。洛辉紧握着铁钩,去钩它的嘴。因为动作生疏,再加上猪嘴巴紧闭,钩了几次没钩着。

    笨猪可能感觉到了森森铁钩上散发出出的死亡气息,它突然猛地往前冲来。洛辉怕它跑了,再要追赶起来麻烦,情急之下倏地一脚踹出……他这一脚使出了十二分的功力,正正里踹在了笨猪的脖子上……随即,令人瞠目结舌的事情发生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 )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