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五章 又一个红颜知己

    洛辉一直都没有保存过苏文静的电话号码,但苏文静却是将他的号码给小心翼翼地存储着的,且不只是存在手机里,更是铭刻在心里面。

    “小辉哥,你还好吗?”苏文静的声音有些许抖,再不复往日的强悍刁蛮,反倒温柔得似水一般。

    洛辉听着她的声音,有那么几秒钟的发怔,往日与她的点点滴滴,一幕幕涌上心头。尤其是梅花鹿引路的那个梦,与现实神奇的巧合,洛辉总感觉冥冥之中似在暗示着什么;尔后在飞龙山那个陷坑里,那个彪悍不讲理讨人嫌的女汉子;再有自己将她从飞龙山,一路背到村子里……

    洛辉又想起了苏文静走时的那张信笺,信笺上的点点泪痕,可见她离去是多么的无奈,多么的伤心;想起了她留下的那块祖传的价值不菲的玉佩,她的顶级陆虎揽胜,这两样应该是她最为珍视的东西,她竟然全部留下来送给了自己,可见她对自己的用情有多么的深……

    人非草木,塾能无情,洛辉虽然对苏文静不冷不热,尤其是她离开的那天,她父亲对洛辉的那态度及那番话,让洛辉对她的感觉直接降到冰点以下……但,苏文静除了性格以外,真的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女孩子,更何况她为了洛辉,生生地将显得扭曲的性格矫正了过来……

    其实说到底,洛辉对苏文静还是有那么几丝感觉的,不过这感觉他一直刻意压制着,任其随着时光的流逝,而淡化直到消逝……只是偶然在想到苏文静时,洛辉心里总会涌起淡淡的思念。有着一股难以名状的苦涩。就像此刻,乍闻苏文静轻柔的声音,洛辉就失神了。

    “小辉哥,你怎么了?”苏文静见洛辉没出声,有些担忧地道。

    “哦。没什么。”洛辉收回游走的思绪,“小静你现在在哪里?还好吧?”

    “我……”苏文静突然哽咽起来,洛辉的这两句关切,让她再也控制不住情绪。

    苏文静自打不辞离开之后,一直都想打电话给洛辉,但她怕。本来洛辉对她就是那种态度。更何况离开的那天,她父亲还那样子无理地对他……苏文静想过洛辉接到自己的电话后,会直接挂掉,或者会吼上一通再挂掉,抑或是不冷不淡用那种对陌生人的语气……可没想到,他竟然会关怀自己……

    “小静你没事吧。”洛辉关切道。

    “我没事。我没事。”苏文静受宠若惊,抹了把泪花儿,“我现在在省城,很好。”

    “这么晚了,你有什么事吗?”洛辉的语气转为平淡,心下叹了口气,自己已经有了小倩。莫名其妙地又硬来个红颜知己袁姗姗……自己跟女汉子苏文静,终还是有缘无份的,所以自己的态度要端正啊,不能再让她产生什么非分之想了。

    “是……是有些事情。”他语气突然转淡,让苏文静的心里一下空落落的,如同被泼了一盘冷水般。

    “什么事情?”洛辉淡淡地道。

    “现在全中国的饮食界都在讨论江城前些日子新开的猪粑戒,我想问一下,小辉哥那猪粑戒和你有关系吗?”苏文静弱弱地问道。

    “在我回答之前,你能不能先告诉我,为什么你会问这个问题?”洛辉道。

    “因为我现在也在从事饮食这个行业。而我前两天,有派人去那家猪粑戒打探过,但那里面的员工要么就是不知道,要么就是守口如瓶。”苏文静道,“不过的的员工有买了猪粑戒的糍粑回来。我有吃过,有几样那味道和你种的那些蔬菜的味道,如出一辙……所以我就想来问问你了。”

    “实话和你说吧,那家猪粑戒,是我未婚妻家里开的。”洛辉道。

    “你未婚妻?”苏文静有如突遭晴天霹雳,不敢置信地道,“小辉哥你哪个时候订婚了?你在骗我吗?”

    “这种事情我有必要骗你吗。”洛辉冷然道。

    苏文静的心里像被锋利的刀子用力地剜了一刀,那股痛到内心最深处的痛楚,让她几乎要站立不稳。虽然认识洛辉的时间不长,和他相处的时间更短,但洛辉的音容笑貌,已经深深的铬在了她的灵魂上,更何况洛辉还是她的救命恩人……

    苏文静为了洛辉,确实作出了极大的改变,多大牺牲或许谈不上,但忍受的煎熬却是多到让她难以承受,近乎要崩溃……然而得来的结局……这事情对向来强悍无匹的她而言,打击不是一般两般的大……

    “呜呜……”苏文静再也忍不住地失声痛哭起来,就在电话那头。

    洛辉没去安慰她,说起来也不知该如何安慰。他也没挂电话,就任她哭去。

    苏文静忧伤地哭了小半晌,声音越来越小,渐渐开始沉默,此刻在她的心里,恨透了一个人,恨得她牙根都痒痒,欲咬那人一口而后快,当然这人不是洛辉……又是片刻后,苏文静的情绪稍加稳定下来,小声道,“小辉哥,你还在听吗?”

    “嗯。”洛辉轻声道。

    “小辉哥,那天我给你的信,你还留着吗?”苏文静问,“还有我那块玉佩?”

    “都留着。”洛辉道,“哪天你来拿回去吧,我拿着也没用。还有你那辆车子,我从来都没开过,放在那里纯粹就是浪费。”

    “不,不……”苏文静连忙摇头,“送给你的东西,我是绝对不会再收回来的。就像我把我的心全都给了你,即使我想收,我又收得回来吗?”

    洛辉没接腔,苏文静接着道,“小辉哥,你想不想知道那天为什么我会突然不辞而别?”

    “知道也没什么意义了,你还是不要说了吧。”洛辉道,对于女汉子不辞而别这事,他是能猜测得到的,肯定是受了她爸的威胁,而且她爸直接威胁的不是她,而是自己……对于这件事情,洛辉又情不自禁地有些同情起苏文静来,身在豪富之家,连个恋爱的自由都没有……

    “那就不说了吧。”苏文静很失落,“小辉哥,你哪个时候结婚?”

    “目前还没有定,但在明年,我应该是孩子他爸了。”洛辉道。

    “哦……”苏文静的声音小了下来,小到有若蚊音,乞求道,“小辉哥,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洛辉警剔性顿起。

    “小辉哥你别激动,我不会提什么过份要求的。”苏文静道,“既然你都有未婚妻了,也快要做爸爸了,我不会奢望和你怎么样怎么样的……我只是想,想做你的……红颜知己……这个要求不过份吧。”

    洛辉额头上冒出了数条黑线,这女汉子怎么学疯婆子的啊,怎么我都要结婚了,你们俩个都还贼心不死呢……男人太优秀了、魅力太大了,有个时候真的是件很烦恼的事情。

    “小辉哥,好不好吗?”苏文静撒起娇来了,她不会放弃的,即使做见不得光的小三,她也心甘情愿。

    “行吧。”洛辉毕竟不是铁石心肠的人,苏文静对自己的点点滴滴他是知道的,于是他的心软了下来。

    “小辉哥你真好。”苏文静破涕为笑,能够做小辉哥的红颜知己,她的心里好受多了,觉得自己受的那些煎熬,也都值了。

    “不过有个前提,你不能影响到我的正常生活。”洛辉道。

    “我不会影响你的正常生活的,在你需要我的时候,我会出现。在你不需要我时,我就会在某个角落里,静静地注视着你。”苏文静道,心说做小三的,不都这样子的吗?

    “我有些困了,如果没什么事情,就挂电话了吧吧。”洛辉打了呵欠。

    “我还有事情。”苏文静道,“猪粑戒的糍粑,小辉哥是你制作提供的吧。”

    “对。”洛辉如实道。

    “小辉哥我还有个请求。”苏文静道。

    “你也想让我提供糍粑吗?”洛辉些许不悦了,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是。”苏文静听出来他的不高兴,忙道,“我是想加盟猪粑戒,在省城这边开分店。”

    “加盟?”洛辉从来还没想过让别人加盟的事情,基因改良的极品原料掌控在自己手里,猪粑戒经营模式如此简单,管理起来亦不难,为什么要让别人加盟?

    “小辉哥有什么不妥吗?”苏文静小心地问,自打从高家村回去后,她一直沉浸在无尽的悲伤当中。为了摆脱这悲伤,她和朋友合伙开了一家公司,做的正是餐饮……

    开这家公司,她和朋友都完全没有借助各自家族的力量。苏文静也是想证明给家族里的人看,自己是有能力的创造一番事业的。然而想法很好,现实却很残酷,当下社会你不借权倚势,若是没有出众的头脑,生意哪有那么容易做啊,而且还是在自古以来便最为竞争激烈的饮食行业!

    苏文静和她朋友在这段时间里,尝到了不少的苦头,甚至萌生败退之意。然当看到关于猪粑戒的新闻、尝到那糍粑之后,她心里又燃烧起了希望。

    “关于加盟这件事情,我一时还无法回复你。很晚了,先聊到这里吧……晚安。”洛辉掐了电话。(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 )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