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章 开这家糍粑店的人,到底是谁!

    杨慧兰来到高栓家,自然是受到了高歌和刘桂花无比热情的欢迎,小妞妞更是有趣儿,在经过认真仔细地观察,确认这个不可能会是个像电视里那些凶狠后妈那样的老虎后,直接就牵住了杨慧兰的手,亲热地喊起了妈妈,嘴巴甜得不知情的人还真会以为她就是杨慧兰生的。

    她这一喊,弄得杨慧兰更是羞赧,但也算是彻底地打消了她心中一个顾虑。她在车上的时候,一直都在想一个事情,和这高栓走到一起的话,自己怎么和他的拖油瓶相处?能不能相处好?那小丫头不会和自己针锋相对吧,万一她如此,那自己的日子就难过了,高栓夹在中间也难做人……

    杨慧兰放下了心,同时也喜欢上了嘴甜甜的萌妞妞,自然而然就接受了刘桂花包给她的大红包。

    在高栓家里坐了半来个钟,到洛辉的山头上去转了转,看着那些郁郁葱葱的蔬菜西瓜,她惊呆了。还有那些小动物,更是让她欢喜不已……

    在山头上转悠了几圈,逗着小动物们玩了一会儿,又回到了高歌家里。虽然才五点多,但在洛辉奶奶和许奶奶的帮助下,晚饭已经做好了,且非常的丰盛。众人围成一桌,边吃边聊,聊着聊着,就聊到了高栓和杨慧兰定婚这件事情上……

    这让洛辉那个汗啊,乡村里相亲还真是那个啥啊,刚刚看完,就讨论定婚的事情了。估计如果男方手段厉害一点。这当天就可以去滚床单……只是不知道小栓子有没有这个能耐,能不能今晚上就把杨慧兰给推倒搞定?

    洛辉猜想得没错。确实乡村里相亲相中后,立马就可以往床上发展了,有的男的厉害的,也的的确确在当天把女方从她家里带回自家后,在自家床上立马就把她给推翻了,这叫做生米煮成熟饭、木做成舟,把事情用钉子钉在板板上,再无法更改!

    很多相亲的男女。到定婚的时候女方肚子里已经有了货货,而到结婚的时候,女方要么就是挺着个大肚子,要么就是手中已然抱了个娃儿。

    这是不折不扣的闪婚!

    乡村里的这种闪婚,不像城里的闪婚那样,结合的快,白白也说得快。毕竟乡村里的人。因为从小生活的环境不一样,接触的事物不一样,思想观念与城里的同龄人会有着很大的区别——最起码没那么浮躁,没那么现实功利,能吃苦耐劳得多,责任心多少也会强上一些——当然。这话不是绝对的,只是说大部份而已。

    定婚的日子就选在一个星期之后,挂历上显示,这天是个黄道吉日,适合办喜事儿。不过这只是高歌家里定下来的。女方家同意不同意,还得两对亲家间见面一起喝喝酒。吹吹牛,再聊上一聊。

    至于结婚的话,现在谈还为时早了些,反正高歌的意思是,先把新房子建起来再说。而新房子,他说等高栓定婚完,立马就开始动工。

    吃完晚饭后,天已经黑了,高栓开着皮卡车送杨慧兰和王媒婆回去,至于路上在车子里会不会发生点什么事情,就看高栓的本事了。

    接下来第二天,节奏加快了,大动作来了。高栓提着好烟、好酒、十来斤猪肉这三样必备的东西,和他老子高歌、在镇上捎上王媒婆,一起去了杨慧兰的家里——这是一个态度的问题,表明我高家对这事情很重视,当然这也是龙潭镇的风俗。

    在老杨家里,高歌老杨王媒婆,又谈起了定婚的事情,老杨他们家里长辈自然昨晚是又有询问杨慧兰态度的。杨慧兰也是完全认同了,所以,一个星期后定婚,木问题!

    “……”

    高栓的终生大事,就算是这么定下来了。他的性福生活是有了着落,但他的腰包,就要受罪喽。

    在乡村里,订婚男方必须给女方金器,金戒指、金项链、金耳环、金手镯,这四样金器一样不能少,而且不能小气,份量小了,女方家里会不高兴的,反正四金加起来,两万块钱左右吧。

    还有就是彩礼,这个就是直接拿钱了,具体拿多少,倒是没个定数,根据男方家庭的经济情况而定吧……但最少,也得有三四万块……女方家里获得这个钱,也不会直接就装进自己的口袋里,她会给男方家买家具啊、床上用品、电器啊、代步工具什么的。至于买什么价位的,就看男方家给的彩礼多少喽……

    最后还有一份钱要出,那就是红包。

    女方家的任何亲戚,初次到男方家里,都是要包红包的。尤其是女方的父母,这可是最重量级的人物啊,一人包个几千块钱,是基本的。而女方的新兄弟姐妹,也得要一个比较大的红包……

    此外,还有一个人要红包,那就是作介绍人的媒婆。媒婆们那么热情地当月老,不就是冲着丰硕的红包来的吗。

    在乡村里,给媒婆红包是男女双方家里都要给的。龙潭镇这里有句俗话,叫‘男方一担,女方一半’。意思就是说,男方家给三分之二,女方家给三分之一。总共加起来,两千多块三千块钱的样子吧……

    这四样钱加起来,怎么说,再怎么说,再再再怎么说,也得七八万块。

    在乡村里娶个老婆就要七八万块啊,真心不容易。

    不过说实话,这笔钱其实不算多,男孩们要是勤劳一些,在外面省吃俭用一些,两年三年的时间,也就存起来了……但现在的年轻人,在外面都是大手大脚的,所谓的月光一族……所以现在的年轻人,都叹娶老婆难……其实说起来很多事情要做成,都是不难的。关键就是看你真正有没有上心了。

    “……”

    高栓这一个星期忙着定婚的事情,打理山头糍粑场、管理手底下帮忙做事村民的事情。又落在了洛辉的身上。

    真正说起来,对洛辉而言真没什么事情要去管去做,村民们自然不会像在外面打工一样,尽想着磨洋工打酱油的。他们一个个都非常自觉,做事情也都很积极。现在洛辉也不包他们的用餐了,一个月每人补三百块,他们全都回自己家里吃饭。

    洛辉所需要做的,就是送糍粑到市里面去。不过Q5拉不了两箩筐糍粑,还得用皮卡车来,不然一天得跑N趟才成,于是洛辉干脆和高栓把车子换了过来。

    “……”

    高栓定婚的两天前的晚上九点多钟,洛辉如往常般开着在后面加了个蓬盖的皮卡车,往市里面而去……送货他每次都是先把货送到总店,然后进行系统的数量盘点、数据入库后。自然有人会在第二天把货分别送到另外三家分店。

    洛辉来到猪粑戒总店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多钟了。按说这个时候,店门已经关起来,在里面清点当天的营业款了。但此刻,营业倒是停止了,但店门却是没关……而在门口处。站着几名中年男子,正和高小林他妈大声的说着什么。边上围着高小林和高首,看这父子俩的表情,都是咬牙切齿的。

    这几个人是干吗来的?是敲诈勒索吗?让高首大叔和高小林那小子皆恨不得咬他们几口肉吃……洛辉在不远处看到这一幕,把车停下。剑眉微微一蹙……瞅这几人的衣着打扮,不是西装革履就是名牌休闲的。有两个还夹着公文包,皆是一副国家干部的形象,不象流氓地痞啊?

    洛辉下了车,若无其事地走到一旁。

    “小妹,你就告诉哥,开这家糍粑店的人,到底是谁?”其中一名戴着副金丝眼镜的中年男子说道,这人皮肤白白净净、细细嫩嫩的。

    听到他这声小妹,再看他这衣着妆扮与皮肤,洛辉就想起了高倩倩第一回来山头,那晚和自己在竹楼前说的她家的一些事情……看来这中年男子,是她两个舅舅其中那个在农业局当副局长的家伙无疑了……

    只是高倩倩不是说过,她两个舅舅因为她妈当年执意嫁给穷得叮铛响的穷小子高首,而和她断绝了关系,并且后来基本上没有交集了的吗?她这个小舅,这大晚上的找上来,又是干吗?打探猪粑戒的底细来了?他打探猪粑戒的底细,是要做什么?

    “二哥,我已经和你强调多次了,这事情我不可能告诉你的。”高小林他妈道。

    “有什么不能告诉二哥的,难道这店背后那个人,见不得人?”一连问了数遍,都没获得答应,中年男子有些怒气了,不屑地道。

    高小林一听他这话,就不高兴了,居然敢说小辉哥见不人,玛的找死啊……本身高小对这个无胜过有的二舅,全是恶感,他一双牛眼瞪着中年男子,“你嘴巴给我注意点,TMD你说谁见不人!”

    “高小林你跟谁说话呢!”中年男子自然不会被高小林给吓到,反过来瞪着他。

    高小林更加不会怕他了,话说有小辉哥罩着,怕你个毛啊怕你,他欲发飙甚至抽人,却被他妈给揪住了耳朵,“闭嘴,大人说话,小孩子插什么嘴!”

    高小林吐了口唾沫,挪了条椅子金刀大马地一屁股坐下,呼呼地生着气。

    中年男子不再理他,对高小林他妈道,“小妹你只要告诉我,开这店的人到底是谁,他住在哪里,我就不会为难你。”

    “你的意思是,我要是不告诉你,你就要为难我喽!”高小林他妈反唇相讥,她也是个倔脾气来的,不然当年也不会不顾家里人的反对,执意嫁给高首了。

    中年男子冷笑了一声,“你都不把我这个做哥的当一回事,那你就别怪我这个做哥的,不把你当一回事了……”

    “你不是个人,你就是个畜生!”高小林他妈唾骂了一句,心一横,“你想耍什么手段来害我,你就尽管来吧。”

    “那你就给我等着!”中年男子被她这句畜生气得脸青红皂白的,甩下这句话,带着手下几个人趾高气扬地走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 )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