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一章 TM,你敢再懒一点吗?

    奥迪A8里坐着的,不用说肯定是苏氏集团最懂事的那个人苏振宇同志、及他的贴身保镖兼司机的阿三了。

    苏振宇被苏文静那名‘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这就是因果报应……’激得怒发冲冠,根据对前后事情的推测揣摩,他料定此话的背后,定有所蹊跷,定有不为人知的秘密……他问‘元芳你怎么看’,孰料元芳回答‘苏董,用眼睛看’,于是他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毅然前往江城,要把事情一探究竟,弄个水落石出。

    奥迪A8下了高速公路,直奔猪粑戒总店,两人没有傻乎乎地再去打探什么的,直接就在总店的旁边的一家旅馆里,开了一间房,就这么盯着。

    两人轮流盯了一天,没有送货上门的车子来。一直到晚上十点多钟,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们总算看到了高栓和皮卡车……望穿秋水,终见伊人,目标的出现让苦等了整整一天的两人打了鸡血般的兴奋,待皮卡一返程,两人便开始跟在后面。

    在市区里时,因为车子杂多,还便于隐藏,可一驶入单独的那条柏油马路,想不暴露都不可能了。苏振宇也懒得管了,暴露就暴露吧,反正你到哪里,咱就跟到哪里,你一辆破皮卡车,咱奥迪A8,难不成还怕你飞了。所以,奥迪A8就这么稳稳地吊在皮卡的屁股后面。

    “苏总,你说那个家伙,会去哪里?”阿三掌控着方向盘,问道。

    “猪粑戒的老窝在哪里,他就去哪里喽。”苏振宇笑地,总算盯上了这送货的车子,他仿佛看到了猪粑戒的货源在哪里,看到它的原料又来自于哪里……看到了无尽的希望……他做梦也想不到,有个万恶的家伙,已经在前面布好了炫丽的舞台。等着他们粉墨登场,来一段精彩绝伦的表演。

    “他看到我们跟在后面,要是不去呢。”阿三挠了挠头道。

    “这种可能倒不是没有,反正咱们跟着它呗。”苏振宇风轻云淡地道。

    “苏总要不这样,咱们把那车拦下来,用钱把那人的嘴砸开,这样不但能知道猪粑戒的后勤基地在哪里。可能还会获得更多重要的信息。”阿三建议道。

    “这个人负责送货这一块,所知道的信息肯定是非常多的……但正因为知道的信息多,所以他和猪粑戒幕后那个人的关系,也很密切,估计这砸钱,不会有所效果……”苏振宇分析道。

    “干脆咱们用暴力。胁迫他?”

    “暴力?还是算了吧。”苏振宇晃首道,“我知道你功夫好,我也不弱……但那人半夜三更敢独自出来送货,肯定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说着,苏振宇猛然想起了什么,莫名兴奋地一拍脑门,忙不迭地道。“我怎么就忘记了呢……阿三,赶紧车子跟近点……”

    “苏总怎么啦,是不是决定还是要采用暴力?”阿三见苏振宇兴奋,他不由得也跟着兴奋起来,油门往下一踩,车速陡增。

    “暴力那是没脑子的人才用的手段,咱们是什么人……”苏振宇不屑一笑,“咱们看清楚那人的车牌号码。再叫人一查,不就能够获得很多信息吗……说不准,这皮卡车就是猪粑戒幕后那人所有的,咱们不是直接就查到他的信息了吗?”

    “是啊!”阿三闻言更加地兴奋,“这办法妙啊,苏总真有你的。”

    “有我的个屁啊……早就应该想到了,在猪粑戒总店时。看到这车咱们便查,哪里还用得着半夜三更地玩这无间道的游戏……”

    苏振宇略带自嘲地嘀咕着,这时奥迪A8距离前面的皮卡车只有五六十米远了了……奥迪车的大灯威力够猛,把前方照得够亮。皮卡车的车屁股上什么情况,一目了然……

    苏振宇和阿三定睛一看,两人顿时眼珠子皆愣愣的,直接就傻眼了……随即两人便是想破口大骂,想痛痛快快地大骂开皮卡车的高栓,你娘个皮的,你TM敢再懒一点吗!

    在奥迪A8大灯的照射下,皮卡车后面的那块车牌,确实是看得一清二楚……车牌是看得清楚,可车牌上的字,却是一撇一捺神马都看不清,整个就一片灰蒙蒙的,全被灰尘给遮盖住了——这正是苏振宇和阿三,在心头大骂高栓的原因。

    高栓要是知道两人因为这事儿骂他懒鬼一个,他一定会高呼冤枉的……话说确实不能怪高栓懒,不能怪他不洗车,以至于弄得好好的一辆崭新的皮卡,跟辆拉煤炭的车似的。

    想想高家村通往龙潭镇的这十几公里路,晴天阴天里,是尘土飞扬;雨天雪天里,则是泥水四溅。车子今天洗今天脏,洗得再干净,两三天之后又是拉煤车一辆,尤其是这段时间雨水连绵的,更加不得了……

    “苏总,咱们现在怎么办?”阿三把车子再跟近了一点,车牌上还是毛都看不清一根,他算是死了心了。

    “这二B货比头猪还懒,车子脏成这样都不洗的,真不知猪粑戒背后那人是个什么人来的,居然叫这种人送货……咱们还能怎么办,好好跟着吧。”苏振宇翻了翻眼珠子,他有些丧气,本还喜不自胜,以为想出了绝世妙计,能够省时省心省力的同时,获得更多的信息呢……没想到这一瞅,苏振宇只恨不得下令,让阿三开着车子一头撞上去。

    瞄车牌这事是没戏了,奥迪A8只得老老实实、规规矩矩地跟在皮卡车后面。

    沿着柏油马路一直到龙潭镇,拐上了机耕路,在这里奥迪A8停顿了下,毕竟苏振宇和阿三人生地不熟的,谁知道这机耕路通向哪里?谁知道前面那皮卡车司机有没有玩儿点什么阴的,他要打电话喊个一帮人来,在半路把自己这车给拦截了,再揍个半死不活在,扔到深山老林里,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找谁哭去?

    苏振宇还是很谨慎、考虑比较周全的,但当苏文静那句‘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这就是因果报应……’激荡在他的心头时,奥迪A8还是义无返顾地跟上去了——苏振宇怎么想也想不到,自己和阿三不是会被人给揍个半死,而是将会被吓个半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 )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