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三章 DIAO丝吐槽过年

    乡村里过年,除了吃喝玩乐外,还有一个,那就是走。

    村里的长辈算是近亲,给近亲拜年正是走的一部份。走完近亲后,接下来就要走远亲了。

    走远亲倒不是三姑六婆什么的家家户户都要走到,这个就看远亲家到底有多远,再看自家与远亲家到底有多亲喽……隔得太远的、虽然血脉至亲却关系生疏的,当然都不会去走动。

    走远亲第一个要走的,对嫁出去的女人家来讲,叫回娘家;对结婚的男人来讲,叫给泰山大人献新年礼,这是要提好烟好酒外加一个大大的红包上门去的;对小孩来讲,则叫给外婆外公、舅舅舅妈他们拜年,小家伙当然是过去收红包嘀。

    有的人远亲很多,又都住得不远,彼此间关系也都不差,那他们这个正月里,就有得走喽……夸张的从正月初一上午给村里的近亲拜完年后,就开始走,一直能走到正月初七八,甚至正月初十往上……要是自家有小车还好,方便吗,如果是要坐车、甚至步行的话,那就悲催喽。

    不过也有的人家是这样子的,比如女方娘家的所有兄弟姐妹们,大家约定个日子,在那天全部来到娘家里,相互间问个好拜个年,一起好好地热闹热闹,就OK了,省事不少。

    高歌泰山大人家里亲戚不少,高栓也有了他的泰山,他们一家就有得走了,不过好在高栓有车,倒是轻松得很,而且家里经济好了,心里优越感就足了,这亲戚走起来,感觉很有面子啊。

    而高首老丈人早挂掉了,两个舅子一个现在在班房里泣泪忏悔,一个已经数年没通来往的了。他们这远亲就无需走,所以这正月里就轻松了……

    洛辉同样的相当轻松,所有的亲戚,爷爷奶奶在高家村;老舅在美国,老姐在加拿大,都是一通电话的事情……至于泰山大人,哈哈。这个就更容易了。

    洛辉正月里接下来的几天,就是一家人在一起,好好地享受天伦、享受人生了。

    “……”

    鞭炮声停了,烟花消散了,年味儿渐渐地就淡了。

    过年的的确确是大中华民族每年的头号节气,上到政|府。下到小老百姓,谁人都非常重视。其实,客观地论起来,过年对有些人来说,的的确确是一种享受。但对有些人来说,却是一种折磨——很心酸很无奈的折磨。

    享受的这些人,自然就是洛辉这类人了。有权有势,真金白银、如假包换、实打实的土豪一枚,受人尊敬,受人巴结讨好谄媚追捧,又不需要到谁谁谁家里去拜年……

    而被过年折磨的这些人,自然是DIAO丝们、矮挫穷们了。

    本身可怜的DIAO丝们在外面打工,就受万恶的资本家们死命地压榨着血汗,身心俱疲的……而春运期间。DIAO们要买个票比抢个劫还难……好不容易抢到了一张票,不管有座位还是无座位,反正接下来坐一趟沙丁鱼罐头般的火车,都是遭罪……

    在火车上摇啊摇啊,十几二十个小时后,拖着万分疲惫的身心,总算是回到家里了。

    家里的老人若是把过年的东西都准备好了。那还好些。若是没准备好的,又要忙得脚不点地……除夕,春节,完了后开始走亲戚。像高家村这种偏远、出行不方便的地方。如高栓有车子的,不怕。但有几个人又有车子?没车子,那就是要走断腿的节奏了。

    到了泰山大人家里,岳丈如果只有一个女儿的还好些。如果是两个女儿、甚至三个女儿,要是另外的毛脚女婿混得和你差不多,那也无所谓,难兄难弟嘛,感情好聊得来。如果他们比自己混得好,甚至好得多,自然就会把自己给比下去,让自己脸上无光。

    人都是现实的、势利的,泰山大人和丈母娘尤其如此。

    金龟婿,他们理所当然的是越看越喜欢。若是个乌龟婿,请你走远些,别来呛我的眼珠子,看着你就一个字,烦……像那种几个女婿的,泰丈明显的会对混得好的女婿亲热些好些,会冷落混得不好的乌龟婿。

    DIAO丝们在外做农民工,就低人一等,对于被冷落、被瞧不起,已经习以为常了,精神折磨你来就来吧……过年对他们最大的折磨,是来于腰包上的折磨。他们不像捧着金饭碗们的公务员、国家单位的职工们,上班不上班,工资照样发,福利照样发,过年了还会倍加地丰厚……而悲催的DIAO丝们,不上班就意味着没有收入……回家坐车要车费,置办年货要大把的银子,还有一大沓必须给出去的红包……

    —个结了婚的农村小DIAO丝,一个年过下来,四千五千六千块钱花掉,这年算过得很经济的了。

    ……

    随着世风人心愈发不古,人性日渐丧失,世人一切向利看齐,变得更加地世俗势利,甭管是过节还是过年,在很多地方其实都已经只剩下一个表面,一种表象……节日或过年的所谓气氛,其实都是刻意营造、或许是炒作出来的……身在社会在这个大局中,身不由已,不得不按照所谓风俗与规则来行事……所以人们的笑声,更不是发自内心的,强颜欢笑嘛。

    这是DIAO丝们的心酸与无奈,如果没有那些节日与过年,可能会丧失掉一些看不到的东西,但DIAO丝们不论是在身还是在心,都要轻松写意很多,不会再过得有那么累,有那么压抑甚至悲屈……

    乡村里的那句‘大人盼插田,小孩子盼过年’,是DIAO丝们这些折磨与无奈最有力的佐证。

    大人盼插田,因为插田是劳作,劳作让人身心充实,在付出辛勤的汗水后,会带给人收获。而过年,除了家人团聚的温馨外,其它的很多,基本上都是折磨,精神肉体、及腰包上的三重折磨。

    小孩子盼过年,则因为小孩子不懂事,无忧无虑的,过年又那么多好吃好喝好玩的,还有压岁钱……当小孩子长大后,长成了DIAO丝,估计再不会盼着过节过年,劳神伤财啊……节啊年啊,求求你放过我这可怜的小DIAO丝吧……

    ……

    (上述这些,本不想写,影响整本书整体的和谐与气氛。但老水作为一名小DIAO丝,对过年与过节的无奈与心酸,感慨极深啊……真的很希望中国取消掉节日与过年……难道不过年,一家人就不能团圆了?扯淡……

    不知道乡亲们会不会赞同我的观点,赞同的支持一下,不赞同地别喷老水啊……)(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 )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