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章 洛辉的骨气硬气

    不论远峰凌志文单刀直入,还是旁敲侧击;不论他们左问右问,还是上问下问;不论两人唱单簧唱双簧,还是唱二人转;不论这两只老狐狸有多么的智慧与狡滑,在王八吃称砣铁了心的洛辉面前,两人愣是没问到价值半毛钱的东西出来。

    问到最后,两位大佬知道洛辉绝不可能透露点什么出来,干脆缴械投降不问了。

    其实两人今日来猪粑戒的目的,并非要搞清楚猪粑戒的这极品原料,是怎么种出来这事儿的,还亏得这所谓的神秘人物兼幕后老板是洛辉这个小辈,要真是个大有来头的人物,俩位大佬最多就问个一句两句,毕竟这是别人的机密,赖以立足的根本,谁愿意说啊!

    若是能问出点什么来,当然是最好不过了,既然问不出来,那就作罢呗,难不成还来个严刑逼供?

    远峰道,“小辉啊,那你的猪粑戒都有哪些规划、发展的目标又是什么?”

    洛辉笑道,“什么规划与目标,反正咱们猪粑戒只要开一天,就做一天和尚踏踏实实地撞一天钟,直到钟声传遍海内外、传遍五湖四海喽。”

    远峰有些感觉又被逗了,撇了撇嘴,“刚刚在猪粑戒总店的时候,那个叫高小林的小子就拿这话来敷衍我……小辉你现在也用它来敷衍我,我看这话,是你教那高小子讲的吧。”

    “确实是我教他讲的。”洛辉凝然道,“不过这话。也正是我们的所谓规划与目标。”

    远峰见洛辉不似扯淡,细细体味着他这话。明白了,由衷夸赞道,“小辉好样的,心存远大却不好高骛远,我相信猪粑戒的钟声,必然传遍全世界,响彻全球,相信你们猪粑戒。能赚遍全球……”

    洛辉微微一笑,假装猩猩地谦虚道,“伯伯谬赞了。”

    “我这是实话实说,哪来的谬赞。”远峰抚着颔下几根稀须,“除了开分店之外,小辉你还有没有新的发展计划?”

    “没有。”洛辉摇了摇头,他这就是违心之言了。

    其实洛辉这段时间一直都有在想一个问题。猪粑戒在国内,开多少店都不怕。但一旦开出国外去,尤其是开到美国日本印度那些仇华心理扭曲变态的国家去,开直营店?还是让人加盟?

    不管直营还是加盟,反正猪粑戒所到之处,必然风靡、必然形成垄断、必然会搞死一大批的同行。从而会让很多的人下岗、无事可做……同时自己还会赚走他们大把的银子……无数的例子证明,那些仇华国家的政府绝对不可能像咱们天朝政|府般的温驯,绝对不可能会这样眼光光地看着猪粑戒肆虐,肯定会想出不利于猪粑戒的对策来。

    虽然猪粑戒发展到那一个程度时,自然有人会去处理这些事情。但洛辉终归是猪粑戒的幕后人物,终归是猪粑戒的总舵手。何况洛辉最讨厌这种麻里麻烦的事情了。还是防患于未然吧……

    洛辉现在的想法非常简单,国内其它的咱啥都不做,就是分店一路开下去,开到饱和为止。而国外的话,不管是与华关系好、还是仇华的国家,直接在各国找一个代理人,在足够利润的提前下,把猪粑戒的产品进行包装发给他……至于猪粑戒的产品到国外后,他们是拿来喂猪还是给人吃,那就是他们的事情了,总之哥赚的就是你们的钱。

    “小辉啊,猪粑戒的优势得天独厚,你得好好地规划一下,这样发展起来,速度才会更加迅猛,这样才能够早日达成你那‘钟声传记全世界的’目标啊……”远峰对洛辉眨了眨眼,说道,“这样吧,伯伯给你助把力?”

    “呵呵,算了吧伯伯。”洛辉断然摇头,凝然道,“猪粑戒是绝不可能让政|府参与进来的!”

    洛辉这话的语气突然变得极硬,尤其是那个‘绝’字,没有丝毫的商量余地……远峰和凌志文都是一愕,两人面面相觑,远峰蹙了蹙眉道,“小辉你这是不相信伯伯?”

    洛辉道,“伯伯你和凌伯伯都是个为民为国的好官,我当然相信。”

    “既然你相信我,为何不让我来帮你一把?”远峰道,“你是不相信政|府?”

    “我当然相信政|府相信国家相信党,但我不相信人性。”洛辉嗤然一笑。

    “小辉你这思想,有点儿偏激啊。”好久没开声了的凌志文叹道。

    洛辉也懒得去和他们辩解这个无聊的话题,笑了笑道,“偏激不偏激都没所谓了,反正猪粑戒,是绝不可能让政|府插脚进来的……哪怕是关门倒闭,也绝不可能……这是个原则问题。”

    洛辉如此硬气如此骨气的话一出,意味着这个还没开始谈的合作事情,就谈崩了。

    远峰和凌志文很无奈,两人很想像洛青云一样,把洛辉摁住猛揍一顿……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们对洛辉的欣赏却是在陡增……同时他们对洛辉的话,不得不表示认同……实际上,很多所谓的跟政|府合作,其实就是跟个人或某个利益集团在合作,这种合作,很多企业随着那个人或利益集团的上迁,而迅猛地发展,而一旦那个人或利益集团倒下,这家企业终也没得个好下场,首当其冲的人员锒铛入狱,再正常不过……

    为什么无数的企业家、有钱人会移民,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为什么出现……其中的原委,值得人去深思……而洛辉,早就看透了,所以他的原则很简单,在做好本份事的同时,和政|府划清界线,绝不给自己找半点的麻烦事情。

    “老洛啊,你说这事儿……”远峰和凌志文看向了洛青云,两人都已经不再抱任何的希望了,只是觉得心里面挺郁闷的,尤其是远峰,他可是抱着相当大的信心、以为可以轻松摆平幕后的神秘人物的啊,未料,玛的这结果……

    洛青云耸了耸肩,说道,“其实昨天我也和小辉说过这方面的事情……书记凌省长你们别怪小辉,咱们这个里面,水深得很啊……而且猪粑戒如此优势,完全不需要借谁的力……”(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 )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