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六章 农活,插秧

    秧田,顾名思义,是培育秧苗的水田。

    高老头家的这丘秧田有三分左右,整块秧田划被分成一厢一厢。秧苗的长度约有一扎多长,青青翠翠的。

    “小辉,你会不会扯秧苗啊?”高歌扔掉烟屁股,笑着问洛辉。

    “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洛辉道,“高老伯你说会不会呢?”

    “那肯定不会了,我来教你吧。”高歌裤管一挽,走下田里。

    洛辉也把裤管扎起来,正准备下田,口袋里的手机却又是响了,摸出来一看,却是肥肥打过来的。

    “辉子,今天没跑去哪里鬼混吧。”大胖爽朗的声音传了过来。

    “混你个头啊,现在天天在家里陪老婆。”洛辉骂道。

    “那有空没有?”

    “你有毛事?”

    “今天哥们不是休假吗,想和你一起去山林子里逛逛。”

    “想打猎就直说吗……不过有件比打猎更有意思的事情。”

    “哦,还有比打猎更有意思的事,那是什么事?”大胖闻洛辉言,立时便如色中饿狼看到一丝不挂的美丽妹纸般,两眼放光,这货和洛辉一样,对乡村趣事无比的热衷……不过他心里也有点儿发毛,辉子那家伙,不会坑自己吧?

    “你过来就知道了,不但有意思,还有意义。”洛辉笑而不语。

    “靠,究竟什么事吗?”大胖不爽了,胃口被人吊着,能爽吗?

    “过来你不就知道了吗,快点啊,迟了就没你的事了。”

    “行。哥哥马上动身。”大胖挂了电话,喊上刘茹芸,迫不急待地开着那辆桑塔纳出发了。

    洛辉把手机往裤袋子里一塞,笑眯眯地对高歌道,“高老伯。免费的劳动力来了。”

    高歌刚刚一直都有尖着耳朵听呢,当然知道洛辉口中这所谓的免费劳动力,指的是何许人也,笑着点了点头,“小辉真有你的,可怜的刘书记。这次估计又得哭……”

    “有什么好哭的,不就插个秧吗。”洛辉不屑地道。

    “呵呵……”高歌一笑,“小辉扯秧是这样子的啊,你看好了……首先要抓着秧苗的根部,不抓着根部的话,扯不动秧苗不说。还会把秧苗给扯断……然后,扯秧苗时要斜着扯,这样容易扯出来一些,秧苗也不会断,不要朝着上面扯……最后就是秧苗扯出来后,把根部的泥巴洗干净,扯到一手。便用笋壳叶绳扎起来……”

    高歌一边说,一边示范着,动作麻利地扯下一茬茬秧苗,到满满一手后,用笋壳叶绳给扎起来……这笋壳叶绳,便是竹林里春笋在往上长的过程中,脱落下来的叶子,将大片的叶子撕成一条条,就成了绳条。

    洛辉看完高歌的示范,挽起裤管衣袖。他的手腕上光溜溜的,帝王绿翡翠‘镯子’没影儿。

    其实,小碧这些日子来,成了山头第一萌宠,最受洛辉与高倩倩的喜欢。它除了偶尔让高倩倩逗逗外。除了外出去捕食,几乎与洛辉是形影不离。

    洛辉怀疑从小到大没见过同类、没见过爸爸妈妈的它,是不是把自己给当成了父或母……这让洛辉颇有些哭笑不得的同时,又是喜悦不已,完全安下心来。要知道,小碧看上去可爱萌翻天了,可它的真实面目,却是剧毒无比,冷冰冰的杀手一个。洛辉清楚地记得,那天在湖心岛屿的洞中洞里,小碧所释放出来的、那似乎来自地狱里的森然危险与死亡气息,可是把自己骇得浑身冷汗,头皮发麻啊……

    此刻的小碧,安安静静地躺在洛辉的衣服口袋里,呼呼的睡着懒觉呢。

    洛辉走下田里,开始按照高老头讲解的要领扯起秧苗来。

    正所谓看花容易,绣花难。看着高歌做起来,游刃有余,轻轻松松简简单单。但洛辉做起来,却是动作笨拙得很,还常把秧苗给扯断,尤其是在用笋壳叶绳捆扎时,更是笨手笨脚的,扎了半天才捆起来。

    不过不得不承认,洛辉是块天生做农民的料,其天赋之高,让高歌和刘桂花乍舌不已。

    只见洛辉的动作越来越利索,越来越块,片刻之后,从扯秧苗到捆扎,竟能一气呵成。

    半来个钟后,洛辉扯秧苗的速度近乎可以与高歌刘桂花并驾齐驱了,这时口袋里的手机又响了,手一洗,水渍往衣服上一抹,掏出手机一看,是肥肥打过来的,那货到了村里,洛辉和高老头刘桂花打了个招呼,便过去接他。

    “辉子你这是?”看到洛辉赤着脚,身上不少的泥点,一副农民的打扮,大胖微感讶异,看向田垄里一片繁忙,豁然明朗,“你不会是在种田吧?”

    “种田?”洛辉摇了摇头,“种什么田,做非常有意思又有意义的事情呢。”

    “不是种田吗?真的假的?”大胖用质疑的目光看着他。

    “说了不是的,就不是的吗。”洛辉白了这货一眼,对刘茹芸道,“小芸你去山头吧,小倩和我奶奶许奶奶她们都在上面,貌似三缺一吧,刚好你去凑一桌。”

    刘茹芸到高家村来,主要就是下来散散心,找高倩倩聊聊天的,对进山打猪什么的,她可没什么兴趣,野炊还差不多……听洛辉这么一说,便拍了拍大胖的脸蛋,“刚胖子,你慢慢和辉子去做那有意思兼有意义的事情吧,我先到山头上去了。”

    说罢,开着桑塔纳走了。

    “辉子你没忽悠我吧?你真不是在种田?难道是在抓黄鳝泥鳅?”大胖看着桑塔纳远去,还是不相信洛辉。

    “种什么田。”洛辉瞟了这货一眼,“走吧,别墨迹了。”

    两人一前一后,行走在田间小道上。

    来到高歌家的秧田畔,高歌刘桂花和大胖寒暄了几句,便埋头兀自扯秧去了。

    大胖哪还能不明白洛辉口中所谓的有意思又有意义的事情是什么,又被这没良心的家伙给忽悠了……肥肥眉头一蹙,一脸嗔怨地瞪着洛辉,“辉子你不是说,不是种田的吗?”

    “本来就不是种田啊。”洛辉嘿笑,“这是扯秧,扯完秧后,再插秧……亏你还是堂堂镇委书记,这些都不懂……”

    对于洛辉的强辞夺理,大胖一阵无语,知道上了那家伙的贼船,今天是跑不了被虐了。他倒也自觉,鞋子一脱,裤子衣服一挽,主动下了田……(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 )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