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七章 通车仪式

    火红的太阳悬挂在半空当中,灼烤着整个大地,青翠的小草碧绿的树叶在它的淫威之下,绻缩了起来。知了在树梢上‘热死了热死了’地叫个不死不休,听得让人烦躁。

    上午时分,天气炎热,紫外线灼灼逼人。按说此刻的镇街上,不应该有太多人才对。然而,龙潭镇镇中心的一个路口处,却是人头攒动,密密麻麻的围满了人。所有人的目光,一致地落在那条新铺好水泥的马路上,他们的神情除了羡慕嫉妒恨,还是羡慕嫉妒恨。

    路口刚建筑完毕的拦杆站前的公路两侧,分别竖立着一根笔直的楠竹。竹杆上空挂着一条大红色的横幅。横幅上有两行字,上面那一行书,“热烈庆祝龙高公路胜利峻工。”下面那一行书,“热烈欢迎刘书记镇长莅临龙高公路通车剪彩仪式。”

    围观的镇民村民们目光从公路移至横幅上,顿时议论纷纷。

    “刘书记和镇长都要来?真的假的啊?高家村高宗那个胖子有这么大的面子?”三个家在镇中心并在镇里开店铺的男子聚在一块讨论,其中挺着个将军肚的中年男子说道。

    另一个瘦子道,“既然他把横幅都挂出来了,应该不是吹水吧。毕竟如果刘书纪和镇长要是没来的话,那他的脸就丢大了,会被人笑话的……我觉得,应该是真会来。”

    将军肚道,“靠,那高家村宗胖子这次涨脸涨大了,整个龙潭镇这些年来,修了这么多的路。搞了那么多次通车仪式,镇委书记和镇长能去一个,那村子就算有天大的面子了……这次刘书记居然要和镇长一齐来了……高家村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高宗那个老家伙,有那么大的面子吗?”

    最后那个长着一张麻子脸的男子不屑地道,“高宗那个老家伙有个屁的面子。他要是有面子,他们这条路破破烂烂的,骑摩托车都不好骑,就不会等到今天才修好了。”

    瘦子猜测道,“我看高宗可能在市里面有什么关系吧,去年的时候。咱龙潭镇上一任那个姓寥的带着一帮人到高家村去视察,不是被他领着村里一帮子人,给揍成了猪头吗?最重要的是,打完人后,姓寥的那些人通通进了牢房,他却毛事都木有。”

    将军肚附和道。“对,这事当时震惊全镇……我看高宗确实是有关系。”

    麻子更加不屑,“切,你们懂个屁啊……你们知不知道高家村现在那些后生,今年一个都没出去打工,全部在村里做事?”

    将军肚满脸羡慕道,“这个事情龙潭镇谁不知道啊!八千块钱一个月嘛。全部给一个叫洛辉的人做事……玛的,就帮着垦垦荒,挖挖地,种种菜,收收菜,就给八千块钱一个月,这个叫洛辉的家伙可真够大方的,简直就是人傻钱多……”

    瘦子似想到了什么,“那个洛辉不是高家村的人,不过现在他在高家村娶了个媳妇……难道。难道他有什么身份?”

    麻子道,“谁知道呢,反正我是没听说过那个洛辉有什么来头……不过他的到来,高家村等于是沾神光了,村里所有青壮年。在家门口一个月就能挣八千块钱不说,听说村里家家户户的大部份土地,都以高价租给了他……还有,听说修这条路的钱,全部是他一个人出来。”

    “不是吧?”将军肚和瘦子乍听这内幕,被震住了,将军肚指了指水泥路,诧愕地道,“这条路拓宽、筑石墙、打水泥、搞护栏,七七八八的加起来,可是花了整整里四百万啊,真是那个叫洛辉的人一个人出的?”

    麻子道,“元宵节后,高家村很多人到我店里来买东西,都是这样说的,肯定假不了。”

    瘦子粗口直爆,“草,四百万啊,这个洛辉可真是个真土豪来的,四百万掏出来,眼睛都不带眨。”

    麻子掏出包烟来,给瘦子和将军肚一人丢去一根,自个点着火,吞云吐雾道,“四百万对人家来说算什么,你想想看,高家村几百青壮全给他做事,一个人一个月就是八千块的工资,总共加起来得几百万呢,一年几千万啊,这是什么概念?”

    瘦子感慨道,“唉,咱们村要是也来个洛辉这样的土豪,该有多爽啊,我那屁店马上关门,马上给他打工去……”

    麻子笑道,“会有机会的,那个洛辉乃人中之龙,高家村才多大点池塘啊,哪里够他折腾……”

    “……”

    所有人都和麻子瘦子将军肚一样,在讨论着给高家村带来神光的洛辉,及他的一些事迹。

    大伙儿热切地聊着猜测着的时候,横幅下面,一切关于通路仪式的东西早就准备就绪,高家村的村长大人高宗,带着村秘书和妇联主任,及高家村的二号权势人物高栓、还有几个老头,顶着烈日在等候着。

    翘首企盼中,镇政|府方向一辆桑塔纳行驶过来,却是镇委书记刘大志同志亲自开车,带着镇长一干人过来了。

    高宗他们见之,赶忙迎了过去,主动握手,殷勤问好。虽然平素在高家村里,他没把书记镇长神马的当根什么葱,但在大庭广众之下,这面子还是得给足的。

    围观的镇民村民们,见刘书记镇长真的齐齐驾到,都震惊了,顿时又是议论纷纷。

    瘦子目现期盼地道,“你们说那个洛辉今天会不会来剪彩?”

    将军肚摇了摇头,“应该不会,如果会的话,现在该来了,刘书记镇长都来了不是?”

    麻子却是轻蔑地道,“刘书记镇长跟人家洛辉比起来,算个毛啊。刘书记镇长能大搞种植养殖?能提供几百个工作岗位?能每个人每个月开八千块钱的工资?刘书记镇长能眼睛都不眨一下的拿四百万出来,把高家村的路给修了?”

    瘦子和将军肚齐齐赞同,“有道理……”

    “……”

    “各位,各位乡亲,静一静,静一静……”人到齐了,通车仪式开始,高宗站到中间双手平举,示意大伙安静,他开始发表开场白。

    高宗老生常谈的一通废话下来,就是刘书记老弹重弹。

    刘书记废话完毕,是镇长讲废话。

    所有的废话通通放完,接下来,几个高家村姿色还算不错的小媳妇,拿着结有大红花的红绸锻粉墨登场。

    “下面,开始剪彩。”

    随着高宗一声宣布,手拿剪刀的刘书记被众星捧月地站在了正中间。

    他的左侧是镇长,而他的右侧不是高家村的一村之长高宗,也不是镇里的什么副镇长之类的官老爷,竟是一名三十来岁、身材较为瘦弱的村民——高栓——高栓作为洛辉的代言人,算是代表洛辉来的,同时作为村里二号权势人物,他出现在这剪彩场合,也是完全够格的。

    村里人镇里人虽然没什么太大的见识,虽然所懂的东西不是很多,但他们知道,在中国的官场上,尤其是这种公众场合的站位,是非常有学问有讲究的,很多人见之,就大惑不解了,又是一通议论开来,

    议论得最起劲的还是麻子瘦子将军肚他们三个。

    将军肚道,“那个后生竟然紧挨着刘书记站着,他就是洛辉吗?”

    瘦子道,“应该是吧,除了洛辉外,谁有资格站在刘书记旁边?”

    麻子晃了晃脑袋道,“不对,那个后生我认识,是高家村以前打猎最厉害的那个高歌的儿子,好像叫什么高栓。”

    瘦子摸了摸脑门,点头道,“对对对,我想起来了,这个高栓有辆皮卡车,我几次看到他开着经过镇上……对,就是停在路边的那辆。”

    认识高栓的麻子疑惑道,“咦?高歌的儿子去年的时候不还都在外面打工的吗?怎么一下就这么牛比了,不但买了车,居然有资格站在刘书记的旁边来剪彩?”

    将军肚脸上的羡慕怎么掩饰也掩饰不住,说道,“高栓我不认识,但我知道这个高栓的事情,他现在在高家村可牛了,比高宗那个胖子还牛比……”

    “什么情况?”瘦子麻子齐涮涮地看向他。

    “还不是沾了那个洛辉的光。”将军肚道,“那个洛辉的岳老子,不是高歌的弟弟吗,这样高栓也就算是他舅子了……现在高栓帮那个洛辉在管人管事,据说那个洛辉手一甩,把所有的事情都交给他管了……你们说他牛比不牛比?”

    瘦子麻子连连点头,麻子道,“那还不牛比啊,手底下几百人呢,真正的一呼百应,高宗哪能跟他比。”

    瘦子问道,“对了,那个洛辉给高栓开多少钱工资?”

    将军肚道,“开多少工资我不知道,高家村也没人知道,他们亲戚关系,应该是私底下说好了的……反正我听说,高栓一从外面打工回来,那个洛辉就给他买了辆十几万的车子,应该就是这辆皮卡吧……还有,高栓以前离过的,带了个拖油瓶。按理来说,他这种条件要找个对象很难。但是人家在去年的时候,不但找到了,而且找的还是个黄花闺女,处呢,没开过苞的……还有,高歌家里在去年的时候,就开始建房了,听说现在差不多建好了,三层楼呢,起码得三四十万砸进去……”

    瘦子麻子听了羡慕不已,“靠,这个高栓算是抱上大腿了,大发了……我要是也能抱上这个洛辉的大腿,该有多爽啊,简直就是一步登天!”(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 )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