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三章 逗趣美国来的朋友

    季兰很想和洛辉聊聊,加深加深在他心里的印象,热络热络彼此的情感。

    说实话,她对洛辉很感兴趣,当然这兴趣指的不是那方面邪恶的兴趣,而是洛辉身上的一些谜团。这些谜团,一直都是国内甚至国际饮食界的大愕巨头们所头疼、又津津乐道的话题。这些谜团,使得她看洛辉,感觉洛辉周身弥漫着一层神秘光彩似的,令她目炫神迷。

    “季总,请你先出去一下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好好地思索一下,待会要怎么宰那美国佬。”从季兰炽热的目光中,洛辉自然能猜到她的一些心思,不给她开口的机会,摆了摆手说道。

    “那洛总您慢慢思考吧,有什么事情的话,随时叫我一声。”洛辉的逐客令让季兰微微一愕,心头多少有些失落,颔了颔首,转身就要退出去。

    “还有,季总请你以后不要叫我洛总,像我舅一样,叫我小辉就可以了。此外,我这个人不喜欢出风头,像今天在下面时的那些话,以后你就不要再说了。”洛辉淡淡地看着她,语气虽轻,却是勿庸质疑。

    “我知道洛总您是个喜欢低调的人,但我说那些话,是余董的意思。”季兰本来心头有些失落,见洛辉居然主动让自己叫他小辉,登时有些受宠若惊,甚至多少有些感动,因为这意味着,洛辉是把自己长辈看待、尊敬自己的!

    “行了,我知道了,谢谢你了。”洛辉苦笑一声,看来老舅对自己的低调是一点都看不惯啊。

    “好的。”季兰退出雅间,把房门给带上。

    洛辉在磨刀子的时候,余杰英已经接到了待宰的羔羊。当然,到底是羔羊还是豺狼,就要看洛辉这刀子磨得快不快、刀上的功夫怎么样了。

    羔羊或豺狼是个美国佬,名叫兰扎夫。五十多岁的年纪。身高比美国人的平均身高要低出去不少,三等残废一个,身材却比大胖要胖得多,但比适才那个胖哥哥金小成,还要差几个级别。这让他整个人看上去,横竖感觉没多少差别,像极了肉球一个。

    兰扎夫不知是智商太高。导致聪明透顶。还是曾经把脱毛剂错当成洗发水使用的缘故,总之他的脑袋上光秃秃的,杂毛都没一根。

    兰扎夫是余杰英在美国拼搏时期的合作伙伴,两人的合作长达十几年,合作一直都非常愉快。他吃的也是餐饮这行饭,余杰英美国的那些产业。大半都是处理给他了。

    余杰英在出站口接到兰扎夫,两人一个热情的拥抱,随后来到了停车场余杰英的车前……余杰英的座驾是不久前新买的,在德国那边才刚刚上市的宝马X系,中国这边车行根本就没得买,余杰英还是托朋友的关系,从德国弄回来的。

    “哦。亲爱的余,你的车子好漂亮,好大气,像你的性格那样的豪迈……不过,在你们中国开这样的车子,显得很张扬哦。”兰扎夫看着这霸气的最新X系宝马,抚摸着其优美的轮廓、精美的烤漆,啧啧称赞着。却又笑眯眯地看着余杰英道,“余好样的,你在美国这些年没白待哦,把咱们美国总统大人的张扬,全部给学到了……”

    肉嘟嘟的兰扎夫说的是地地道道的美式英语,说完还给余杰英竖起了大拇指。

    不过这话听在余杰英的耳里,多少有些揶揄的味道。余杰英呵呵一笑,他说的也是一口流利的美式英语,不动声色地反击道,“布朗说起来。你比我更利害啊……头一回来咱们中国,就把我们中国人的坦诚,给学会了。”

    “坦诚?”兰扎夫大惑不解,很快似乎想明白了什么,朗声笑道,“余你这话不对啊,我布朗对朋友,向来都是坦诚相待的,怎么是到你们中国来才学会的呢?”

    “哦,不,布朗我说的不是这些。”余杰英一脸诡异笑容地伸出右手食指,左右摇晃。

    “哦,余你说的是哪些?”听他这么一说,兰扎夫再陷云里雾里。

    余杰英笑而不语,只是指了指兰扎夫的秃瓢。

    “天哪!”兰扎夫一愣,一摸脑袋,立时惊呼一声,“该死的,我忘记戴帽子了。”赶紧从手里精致的小提箱中把一顶鸭舌帽子翻出来,赶紧戴到头上把秃瓢遮盖起来,给了余杰英一个份量十足的白眼,“余你不厚道啊,居然拿我秃头的事情来取笑我。”

    “取笑吗?布朗你可误会我了。”余杰英表示愤怒,“你在美国只有晚上睡觉的时候,才会把帽子给摘掉,就算是跟你的情|人嘿咻时,你都不会摘的……可你一来到我们中国的国土上,大白天的,还是在高铁站这种大庭广众之下,就把帽子给摘了……我还以为你一来我们中国,就学会坦诚相见了呢。”

    说完余杰英直朝他挤眉弄眼,气得兰扎夫就像被踩了尾巴的猫,气急败坏的道,“刚刚在高铁的时候,车厢里有空调……一下高铁,就像个火炉一样炎热……我这不是不适应,才把帽子给摘下来,忘记戴了吗……”

    “哦……”余杰英一脸的恍然大悟,“原来布朗你只是因为热啊,原来你并没有学会坦诚相见……”

    “余,你!”兰扎夫被他这话气得要吐血三升,恼怒地跺了跺脚,严厉地指责余杰英道,“余你太令我失望了,不提我们本就是多年的至交好友,只说你们中国是礼仪之邦吧……作为礼仪之邦的一员,有你这样对待远方来的朋友的吗!”

    “嘿嘿,我们中国是礼仪之邦,这是半点都没错的……”余杰英贼笑,他这话只说了一半,留一半等着兰扎夫上钩呢。

    果然,兰扎夫上钩了,这肉胖子兀自装作很生气的样子,“余你要知道,在外国友人面前,你代表的是你们的大中华……就你这对待远方朋友的态度,你还好意思称中国是什么礼仪之邦。”

    “布朗我之所以变成这样,变得不再像个礼仪之邦民的子民,还不是因为在你们美国待得太久了……”余杰英一脸无奈地摊了摊手。

    “发科油!”在余杰英的强势绝妙挤兑下,兰扎夫搬起石头重重地砸到自己的脚,郁闷得直爆粗口。(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 )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