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四章 打飞机是干吗?

    宝马最新款的X系行驶在马路上,引得旁边的车子与过往的行人,纷纷侧目,羡慕不已。余杰英特意把车玻璃放下来,任风儿吹拂着梳得一丝苟的头发,骚包地吹着口哨,他很享受这种感觉。

    两人都没再说话,余杰英是摆出一副胜利者的得瑟骄傲姿态,似乎不屑跟嘴下败将交流。而兰扎夫则是因为石头砸到脚上,很痛很郁闷,他在生气当中呢。

    宽阔奢华的车厢里,静默了十来分钟,兰扎夫终于忍不住了,“余,你说猪粑戒的幕后老板,真的是你的外甥?你没忽悠我?”

    “哟,布朗不你不生气了?”余杰英用小盆友看动物园里大猩猩的目光看着他,语气中充满了调侃。

    “余如果你不是在开车的话,我一定痛揍你一顿!”兰扎夫气得牙根痒痒,握着肥拳抗议地挥了挥。

    “哈哈,正好我皮痒了。”余杰英大笑道,“要不我把车停下来,咱们俩个到路边练练。”

    和余杰英练练,那还不是找虐啊,兰扎夫愤愤地转了转眼珠子,再次败下阵来,果断地闭上了嘴巴,一直来到绿风总店,他都没再开口。

    停车场当然是有给自家单位留车位的,宝马新款X系径直就停在了猪粑戒餐馆侧。当看到餐馆门口热热闹闹的人群,再看到餐馆里的座无虚席,在半路中其实早就想开口的兰扎夫再也忍不住了,眼睛睁得大大的,话脱口而出,“余,这是什么情况?”

    “什么什么情况,今天开门营业啊。”余杰英随口回了句,走下车来,有些疑惑地看了看围在餐馆门口的人层。

    “头一天开门营业就这么多客人?里面坐满了,外面还挤满了?”兰扎夫不信。直接就把他的疑惑给表示了出来,“你们中国人都喜欢找托,这些人,不会是你找的托吧?”

    余杰英没看兰扎夫的人,却是看着他的帽子,平淡地道,“我们中国有个词语。叫聪明透顶……布朗我没你这么聪明,这个已经不需要证明,有目共睹……”说到这里,余杰英捋了捋自己的头发……他这意思想都不用想,兰扎夫肯定再明白不过了。

    余杰英再次拿自己的秃瓢开涮说事,兰扎夫要暴走了。余杰英却是笑意吟吟地摆了摆手,煞有介事地道,“布朗别急,听我说完……正是因为我没你那么聪明,所以,你刚刚说的那么有水平的策略,我是想不出来的!”

    “余你越来越可恶了!”兰扎夫气得直瞪眼。

    余杰英没再鸟他。挤过人层,来到了门口,那两名保安和两名服务员看到他过来,连忙躬身打招呼,“余董。”

    “这是怎么回事?”余杰英蹙了蹙眉头,“是不是有人想闹事?”

    “不是的。”那名小吃店调过来的服务员抢先解说道,“是这样子的余董,刚刚季总意外地给一名顾客办了张VIP卡。引起了轰动。”

    “哦……”余杰英一愣,认真一听,人群议论纷纷的还正是VIP这个事儿……细细一琢磨,便知道这VIP卡肯定不是季兰的意思,因为季兰根本就没有这个权利……如此一来,想都不用想,肯定是洛辉的意思了。

    这小子。是嫌今天餐馆还不够热闹吧。

    余杰英纠结地撇了撇嘴,回头对兰扎夫道,“布朗,走吧。”

    布朗一只脚踏进门口。另一只脚留在门外,他双眼直直的,鼻子一抽一抽的,这副模样跟中风了般……他似乎没听到余杰英的话,用英语喃喃自言自语,“香,香,好香啊……”

    余杰英一听他这话,一看他这德样,用脚趾头也想得到,这美国佬是被餐馆里菜的香味给深深地迷住了。

    那两名保安和两名服务员瞅着他这副滑稽的傻相,都是忍俊不禁,要不是知道这矮矮胖胖的美国佬是余董的朋友,要不是余董就在边上,他们肯定会肚子都笑痛。

    “喂,布朗,你再发呆的话,菜都凉喽!”余杰英加大分贝提醒道。

    “啊,什么,什么菜都凉了?”兰扎夫就像刚刚睡醒似的,迷惑地看着余杰英。

    余杰英却是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布朗我真的很后悔让你来中国!我更后悔的是,跟你走在一起。”

    “为什么?”兰扎夫更加不解。

    余杰英直言不讳地打击他道,“你这副样子,谁跟你走到一起,都会觉得丢脸啊。”

    兰扎夫显然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这次他没有暴走,难得地露出些许尴尬,伸手欲去摘帽子,欲挠了挠秃瓢,想到‘坦诚相见’这四个字,于是联想到了什么,顿时心里生起一种叫做哭笑不得的感觉,白了余杰英一眼,隔着帽子挠了挠脑袋,问道,“余,刚刚你说什么菜都凉了?”

    “黄花菜,我们中国有句话,叫等到黄花菜都凉了。”余杰英没好气地说完,懒得再鸟他,大步径直就往二楼走去。

    “哦,我明白了……”兰扎夫小跑着快步跟上去,他这肉嘟嘟的身形小跑还挺滑稽的,跟个蹦跶的肉球似的,惹得餐馆里用餐的顾客都看着他,窃笑不已……

    兰扎夫似乎已经习惯了被别人看西洋景,习惯了被别人这样笑,也没以为意,追上余杰英,“余你的意思是,你外甥,早就到了,早就在等我们,是吗?”

    余杰英点了点头。

    兰扎夫跟大中华的国粹京剧里面变脸的高手似的,闷闷不乐的神情一变,变得打了鸡血般的兴奋,这嘴巴就像打开的话闸子似的,边双手比划着,边神色夸张地嚷嚷道,“哇哇,哇哇……猪粑戒传说中的幕后老板,全世界饮食界最神秘的人物……全世界饮食界的人们,都在热烈地讨论着他……没有人不期待着能见上一见他的庐山真面目……我对他的仰慕,更是如你们的母亲河那黄河之水般,滔滔不绝……我做梦都……”

    余杰英听着兰扎夫完全不要脸皮地对洛辉的马屁话,浑身鸡皮疙瘩直冒,打断道,“打住,打住……布朗你要拍我外甥的马屁,等见到他的时候再拍去,你跟我说没用的,我不会帮你转达的……”

    兰扎夫一点都不脸红,还指责道,“余你真是个煞风景的家伙,谁拍你外甥的马屁了,我说的都是肺腑之言,掏心窝子的话。”

    “余董,洛……小……小辉在里面等你。”季兰迎了过来,向余杰英汇报道,只是在称呼到洛辉时,有些犹豫,最终还是称呼为小辉。

    “哟,亲爱的季,你真是越来越美丽,越来越成熟,越来越迷人了。”兰扎夫笑嬉嬉地和季兰打招呼,然后张开了双臂,去拥抱季兰。

    季兰稍稍闪身,躲开兰扎夫的熊抱,笑着回道,“布朗先生作为朋友,我由衷地建议你早点减肥,不然的话,以后你走路可得小心了。”

    “谢谢你的建议,我会注意保持体形的。”兰扎夫说着,又惑道,“可是,为什么我走路要小心呢?”

    余杰英赞扬地看了季兰一眼,嘴角带着玩味的笑,笑眯眯地对兰扎夫说道,“布朗你想想看,你继续这样子好吃懒动下去,再过个两年,你的横竖就一样长了……你再想想看,哪天你走路一个不小心,跌了一跤……你再再想想看,如果恰好是一个斜坡,将会出现什么样的场景呢?”

    兰扎夫在余杰英‘想了又想再想’的言语的引导下,脑中情不自禁地生出如此的一个场面来:一个圆嘟嘟的肉球,走啊走啊走,他在走到一个斜坡时,脚下一个打滑,摔倒在地……摔倒了就站起来呗……肉球是想站起来的,可他还没做出任何的反应,自己便呼啦呼啦地像个真正的球般滚了起来,越滚越快,越滚越快……因为本身重量够资本,滚的过程中,一路摧枯拉朽,遇到什么撞翻什么……最后,怦地一声,却是撞在了一堵厚厚实实的墙上……

    幻想进行到这里,兰扎夫情难自禁地浑身打了个哆嗦,妈妈呀,摔一跤摔得如此惊天动地,这也太恐怖了吧。

    不过,自己不可能真的肥到肉球这个地步吧,就算真的肥到这个程度,哪里还能走得了路啊……转念想到这里,兰扎夫就释然了,狠狠地白了余杰英和季兰一眼,“没良心、没爱心、没安好心的两个家伙!”

    “哈哈……”余杰英大笑,季兰抿嘴轻笑。

    “真不愿意理睬你们!”兰扎夫给了两人一个国际通用的鄙视手势,“行了,我的男神在哪里,赶紧带我去见他。”

    “请吧布朗。”说到正事,季兰不再调侃于他,走在前面带路。

    很快三人就来到了雅间的门口,季兰要敲门,余杰英阻止她,自己敲了敲门,调戏地道,“小辉啊,没在里面偷偷地打飞机吧,有的话就吱个声,没有的话,老舅就进来了啊。”

    “扑哧。”季兰哑然失笑,剜了余杰英一眼,“真是服了你了,还有你这样当舅的啊。”

    “余,季,打飞机是干吗?我的男神为什么要偷偷地打飞机?”兰扎夫闻言,跟个好奇宝宝似的,看了看余杰英,又看了看季兰……因为跟余杰英关系交好,因为对中国这个国度感兴趣,所以他特意有去学过汉语……他这智商挺高、语言天赋不错,汉语水平学得‘神州行,我看行’……只是,打飞机此等底蕴深厚的汉词,岂是他一个老外所能弄懂嘀?(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 )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