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一起大忽悠(11)

    吃一堑长一智,这回兰扎夫自然不会给某些人看洋相的机会了。洛辉余杰英也没想过要看他的洋相,直接把车子停在了店铺的后面,打电话叫这家分店的负责人打开了后门。三人把打好包的糍粑竹筒饭提上,便离开了。

    猪粑戒的糍粑竹筒饭的魅力,那是无与伦比的,兰扎夫急不可耐地在车上一顿饱食,把肚子像中午一样地吃得鼓鼓地后,果断地唱起了征服。

    “洛,余,谈谈咱们的合作吧。”糍粑竹筒饭那绝美的味道,让兰扎夫一秒钟都不愿再等,无比急切地想把猪粑戒食品在美利坚的代理权给拿下来。

    洛辉淡然一笑道,“这事咱们还是回酒店再谈吧。”

    “没关系,咱们一边谈,一边回酒店。”兰扎夫坚持道,暮色已然降临,大街小巷五颜六色的霓虹灯高挂,平素很讨厌这些东西的兰扎夫此刻觉得它们美丽极了,都是心境啊。

    “行吧,那咱们边回边谈吧,刚好早点谈完,我早点回去。”洛辉笑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好谈的……”

    兰扎夫会错洛辉的意了,急道,“肯定有很多东西要好好谈的,洛你别急,咱们慢慢谈,什么都好说。”

    “布朗先生我一点都不着急,我看着急的是你吧。”洛辉调侃地道,“难道你不知道,生意场上的谈判,最忌急躁沉不住气?”

    听洛辉这么一提醒,兰扎夫意识到自己被糍粑竹筒饭的味道给震住了,有些失态,稳了稳心绪,隔着帽子挠了挠秃瓢,讪笑了声道,“呵呵,洛你说的是,谢谢你的提醒。”

    洛辉慢条斯理地问道。“布朗先生你知道我们猪粑戒糍粑与竹筒饭的售价吗?”

    “知道,都是二十块人民币。”兰扎夫回答着,猜测道,“洛你的意思是,要以这个价格的多少折扣,把货给我?”

    洛辉一脸人兽无害笑容的摇了摇头,“非也。”

    “那洛你的意思是?”兰扎夫眉头微微一蹙。

    “没有折扣。原价!”洛辉漫不经心地吐出了这句话,原本他一直在琢磨着,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尽量地宰到这个美国佬,洛辉方法倒是想了几个,但都懒得去实行。直接按中国的市场原价……

    “什么?原价?二十块?”兰扎夫乍听他这话,从座椅上蹭地就坐了起来,因为激动,脑袋一下就接到了车顶上,好在秃瓢们的铁头功都不错,倒没把头给撞破。

    余杰英也是吃惊地看着洛辉,对于谈判所有的事情。洛辉并没有和他商量过,他也没找洛辉去商量,就想看看洛辉怎么宰杀这布朗……余杰英没想到,洛辉直接给出的就是市场的原价,下手可真够狠的啊!

    “没错,糍粑竹筒饭给你的价格,是二十块人民币。”洛辉兀自一副轻描淡写的神情,微微笑道。

    兰扎夫气呼呼地道。“洛,我看你是想钱想疯了吧!”

    “不管想疯没想疯,反正就是这个价格。”洛辉语气淡然,瞄了兰扎夫一眼,说道,“布朗先生,行的话。咱们随时可以签合同,不行的话,那就省点口水吧。”

    “洛,你……”兰扎夫气得要吐血了。谈合作谈生意哪有这样子谈的,一点还价的余地都不给人留!关键还是这价格太离谱了,居然就市场零售价!

    洛辉看都不再看兰扎夫,对余杰英道,“舅,速度快点,我还要赶着回去。”

    “嗯,好的。”余杰英知道洛辉这样子的用意,给兰扎夫压力呗。

    车子加快了速度,兰扎乎不知是因为生气还是在思考问题,反正他一直低垂着个脑袋没有出声,一直快要到绿风总店的门口,他才抬起头来看向洛辉说道,“洛,这价格真的没得商量的余地了吗?”

    “二十块人民币,区区三块多一点点美刀而已。”洛辉耸了耸肩,“你们美国作为世界最大的经济体,唯一的超级大国,人均收入更是我们中国人民的数倍之多……布朗先生,难道你觉得以猪粑戒糍粑与竹筒饭的品质,我开出来的这个价格,很贵吗?”

    兰扎夫沉吟道,“要说二十块钱人民币,三美元多些,是不怎么贵的……但是,货从中国到美国,需要关税,需要运费……货到美国后的经营,需要开支,我也需要利润,到时的售价,怕是没六七美元根本就不行……”

    洛辉笑道,“六七美元也不过是我们中国价格的两倍吗,我刚刚都说过,你们美国人均收入是我们中国人的数倍,数倍对两倍,小意思……更何况,进口的东西贵,也是很正常的吗……你看看我们中国,哪样挂着进口牌子的东西,价格不是比寻常的要高个几倍,甚至几十倍?”

    兰扎夫郁闷道,“可中国制造,在国际上的价格,向来都是最便宜的……这,不但没有便宜,反还更加地贵得离谱,这……”

    “如果你把猪粑戒的东西,也当成普通的中国制造,那我跟你无话可说……”恰车子也到了绿风总店前,余杰英停下车来,洛辉说完这句话,推开门走下车,“舅,我先回去了。”

    “大晚上的,路上开车小心点。”余杰英点了点头道。

    “知道。”洛辉一笑,往自己的Q5而去。

    眼看洛辉的手握住了驾驶座车门的拉把,故作镇定的兰扎夫再也忍不住了,噌地跳下车子,追了上去,“洛,你等等……”

    洛辉没鸟他,拉开车门,直接就坐在了驾驶座上。

    “洛,等等,等等……”兰扎夫速度疾快地跑到车边,敲打着车玻璃。

    洛辉将车玻璃放了下来,剑眉微蹙道,“布朗先生,你觉得咱们还有什么好谈的吗?”

    “有,当然有。”兰扎夫挤出了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早在接到余杰英电话的时候,他就有深入地去了解整个猪粑戒,然后集他整个营销核心团队的智慧,来谋划着要怎么谈判,怎么在谈判中占据上风,尽力地争取利益,没想到……没想到洛辉不按常理出牌也就算了,居然是如此的强势不讲理,一点谈判的余地都没有留给自己!

    “我觉得已经没有了。”洛辉嗤之以鼻一笑,打着了车子的火,斜睨了眼半个身子趴在窗玻璃上的兰扎夫,“布朗先生,请你让一下,我要回去了。”

    “别急啊洛,价格的事情我同意。”兰扎夫无奈地道,他已经完全看出来了,洛辉真的没给自己半点讨价还价的余地,自己再墨迹、再优柔寡断的话,洛辉真的会弃自己而去,很有可能将不再会给自己机会……而,一个糍粑、一管竹筒饭从猪粑戒这里拿货就要三美元多,价格是高得有些离谱,但以它这举世无双的品质与味道,到美国后应该还是有钱赚的。

    兰扎夫的计划就是,先小量地弄一批到美国去试试水,看看情况如何再说,不好做的话,就撤呗。

    “价格二十……其余所有包括关税在内的税费,也由你来出……至于这边一些手续办理的事情,我帮你来搞定。”洛辉一点都不惊讶兰扎夫会同意,就算兰扎夫不同意,和他的合伙就此告吹,洛辉也不着急,猪粑戒的食品就是皇帝的女儿,普天之下,独一无二,难道还愁嫁吗?

    “啊……”洛辉的得寸进尺让兰扎夫额头上的汗水直冒,却也无可奈何,道,“洛,听说猪粑戒有专门的种植基地,作为你的合作伙伴,我能不能和你一起去看看?参观参观?”

    随着时间的推移,猪粑戒原料并非别人供应,而是自己种植的事情,甚至种植的位置就是高家村,这些事情在一些圈子里早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兰扎夫作为美国饮食界中排得上号的一位,自然是知道的。

    “不能。”洛辉直接拒绝。

    “为什么?”兰扎夫不悦了,所有你提出来的要求我都答应了,居然去看看你们猪粑戒的种植基地,都不行?

    “布朗先生请你谅解,因为这是猪粑戒最大的秘密。”洛辉带着调戏意味地挑了挑眉,“秘密,懂吗?”

    “什么秘密?”兰扎夫忍不住极富兴趣地问,这话一问出来,他才觉得自己这问题问得有多蠢。

    “什么秘密?当然是不能说的秘密了。”

    洛辉懒得再跟这美国佬废话,开着Q5走了。这次所谓的谈判,算是圆满地结束了。至于签合约、相关手续的办理、之类的事情,自然是由老舅高首他们去搞定了。

    事实上,他一离开,余杰英就打了个电话给高首。高首现在可是猪粑戒明面上的掌门人,签合约的事情自然要由他出面了。

    当晚就把合约给签了,接下来一些相关的手续,也是办理得极快。按国情常理来说,办这些手续,公关费是少不了的。但是,猪粑戒的主意谁敢打啊,那与厕所里打灯笼——找屎(死)又有何异哉?

    短短几天的时间,手续搞定。在这几天的时间里,余杰英也找到了合适的合作厂家,对猪粑戒的糍粑与竹筒饭进行保质加工与包装封存。又是几天之后,猪粑戒的产品,跨洋渡海,登上了美利坚的国土。美国鬼子口袋里的美刀,开始往猪粑戒的银行帐号里流……(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 )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