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3章 被逼无奈

大癞子说:“你不信我,那我先下,先把绳子固定在一块石头上,一接一扔下去。”

土豆没办,只好先放下了小曼。觉得大癞子不敢耍心眼,于是掏出了所有的绳子,一向下接。

他们带来的都是登山绳,非常的壮,拉力很强。来的时候就做好了所有的准备。

土豆把小曼放下来的时候,小曼的绵绵的,女人一

土豆以为小曼着了,上去推推她:“小曼,醒醒,醒醒。”可小曼的脑袋却歪在了一边。

土豆吃了一惊:“癞子叔,过来看看小曼,小曼怎么了?”

土豆一声大,大癞子心里就是一凛,赶靠近了小曼。

这时候的小曼双眼闭,脸蛋铁青,牙关,已经昏死了过去。

大癞子揭开小曼的子,用手电一看,顿时吓得目瞪口呆。

只见小曼的上,有两个浅浅的牙印,那牙印上渗出了斑斑的血迹,女人的肿起来老高。

大癞子苦笑一声:“不好,小曼……被蛇了。”

?”所有的人都是大吃一惊。

不用问,刚才路过盘蛇谷的时候,有一条毒蛇忽然袭击了小曼一口,在女人的上留下了两个牙印,小曼昏了。

大癞子说:“必须把毒清出来,要不然小曼就完了。”

土豆赶问:“怎么清?这里不是医院,咱们也没带血清。”

大癞子说:“用,把毒素出来,然后服草,他就会没事。”

……毒?你的意思是…………用巴去…………小曼的?”

大癞子说:“是,土豆,你不是喜欢小曼吗?那用你的巴帮着小曼?”

土豆胆怯了,说:“帮着小曼毒,那我…………会不会死?”

大癞子说:“说不定,这种蛇非常的毒,是竹叶青,剧毒无比,用毒,十有**你也会中毒。”

?”土豆吓了一哆嗦,首先怵了胆子,后退一步。

土豆看了看旁边的地瓜,地瓜说:“别看我,她的死活跟我没关系,我只关心宝藏。”

两个大男人全部退后。

大癞子鄙视了土豆跟地瓜一眼。这就是男人跟男人的差别,如果是王天昊在这儿,一定会毫不犹豫去帮着小曼毒。

男人,都是这副德行,见便宜就上,见危险就退,像王天昊那样的,这个世界上真的少有了。

大癞子二话不说,立刻扑上去,张开巴,去帮着小曼毒。一口吐一口。再一口,再吐一口。

三分钟以后,小曼上的伤口消了肿,黑的淤血变成了鲜红,大癞子才说:“可以了。”

他在旁边的草丛里哗啦了一阵,大巴掌蒿了几阔叶的青草,放在巴里嚼碎了,这才帮着小曼敷在伤口上。

也只有他才可以救小曼一命,几年的时间,看了王神篇,多多少少大癞子也懂得一点医术。

虽说比不过王天昊,可治疗一般的蛇毒,也算小有成就。

再说,他宁可自己死,也不忍看着小曼死。

小曼的伤口包好,大癞子的头也肿起来老高。

那些毒素侵蚀到了他的巴,大癞子说话就含糊不清了。

碎妹子都要吓死了,赶掏出手绢帮着男人巴:“癞子,你中毒了,会不会死?”

大癞子摇摇头说:“没事,这种毒不沾鲜血就会没事的。”

大癞子想暂时歇一会儿,等小曼醒过来再下山谷,可是土豆跟地瓜已经等不及了。

两个人开始拿着刀子威胁他:“走,咱们现在就下山谷。”

大癞子说:“那怎么行,小曼怎么办?把她扔在这儿?会有危险的。”

土豆想了想说,:“我背她下去。你放心,我不会丢下小曼不管的。”

土豆的良心还没有完全抹灭,其实他不想出人命,只想着求财。

他知,挖宝贝不会有那么大的罪,最多坐几年牢房,可是出人命,那就不是坐牢那么简单了。

再说他喜欢小曼,本不会看着她丢在这人被狼拖走。

大癞子没办,只好整了整衣服,顺着绳子了下去。

第二个下去的是土豆,土豆果真背起了小曼,跟着大癞子向下

第三个是李孀妇,李孀妇不想下,向后撅,可地瓜一脚将她踹了下去。

其次是碎妹子,还有开心,最后一个是地瓜。他们一个个有顺序的一步步向下。

每个人的里都挂上了减速齿,这样既省力气,下的速度还能自由掌,不至于摔下去。

李孀妇没有过山,绳子都抓不牢,真害怕一脚踩空,掉下去摔死,女人哭哭啼啼。

碎妹子只好安她,让她别怕。

现在下去谷是非常危险的,因为是夏天,不是冬天。

冬天穿过谷,一般都会没事,因为冬天里面的毒蛇全部冬眠了。本不会被蛇袭击。也没有瘴气。

不要说其他人,就是最有本事的王天昊,每次下去谷,差不多都是冬天,夏季入百尺崖,也没有十足的把能够出来。

还好现在是深夜,瘴气不是那么厉害,如果大癞子他们在上午十点以前走不出谷的话,一定会中瘴气造成休克。

很快,绳子够到了底部,几个人从山上下来了。

下面本看不到地面,绿叶一层裹着一层,郁郁葱葱,如果没人引路的话,人在里面三转两转就路了。

这是一片茂密的原始森林,从来没有人涉足过,这里的树叶比外面的树叶更加的深厚,在这里行是相当不便的,七人每走一步都要付出巨大的辛苦。

一脚下去,整个膝盖就被陷了去,拉出来的时候,从下面冒出一白烟,那些白烟其实就是瘴气。

谁也不知这片千年落叶的下面埋藏着多少秘密。

大癞子下到谷底的时候,就告诉他们:“必须要在上午8点以前走出这片树林,当正午,这里就会弥漫瘴气,人想走也走不出了。”

土豆跟地瓜吓得心惊头。都被毒气给吓怕了,差点子。

大癞子神淡定,想了想,从怀里拿出几粒丸,每人给他们发了一粒,然后告诉大家:“吞下去。”

丸是红的,琉璃球大小,开心眨巴一下眼问:“柱子叔,这是啥?”

大癞子说:“专门克制瘴气的解毒,当初我从王天昊家的医馆里偷出来的,还好上有几颗。”

“那……吃了这丸,是不是就不怕瘴气了。”

大癞子说:“是,不过,二十四个小时之内,咱们必须出来,出不来,我没有多余的丸给你们了。”

大癞子说完,领着他们一步步向前走。

土豆还是背着小曼,小曼还没有醒。

现在,这两个坏蛋拉上了自己的老娘,大癞子的前,外加一个笨蛋李孀妇。大癞子就不敢大意了。

自己死了不要,碎妹跟小曼可不能死。

至今,大癞子对小曼毅然不舍,小曼嫁给如意,他是满足的,也是心痛的。

满足的是,女人终于有了好的归宿,如意会照顾她,心她的。

小曼跟如意应该是天生的一对。

的,这曾经是自己的女人,忽然扑了别的男人怀抱,心里就不是个滋

特别是如意,那可是他的死对头。那就更不是滋

可为了小曼终生的幸福,他豁出去了。

这时候,大癞子忽然想起了海亮叔的一句话,的最高境界就是舍。

以舍为尊,剑以快为尊。

真正一个女人,就必须要学会抛弃。

只有她幸福,他才会幸福。

瞬间,大癞子觉得自己好伟大。

他打足了十二分的神,一点也不敢马虎。

几个人脚步匆匆,踩着地上膝盖深的落叶,脚步艰难挪

地上有很多骷髅,有物的也有人的。

这些骷髅上的已经没有了,全部腐朽挥发,只剩下了狰狞的白骨。

但是依稀可以辩出它们的模样。

有山猪,有猴子,有羊,还有狼,甚至大癞子还发现了几只麋鹿的骨架。

这些都是大梁山保护区的稀有,就这么死在了谷下?

不用问,这些物也是无辜闯了山谷,被瘴气毒死的,落了个可怜的下场。

这个峡谷大癞子下来的次数很多,前前后后七八次。

土豆背着小曼已经累得气喘吁吁,他问:“癞子……叔,现在距离那个宝藏还有多远?”

他本不想喊他癞子叔的,因为大癞子不比他大几岁。

可大癞子跟土豆老娘过觉,辈分在哪儿放着,只能他叔。

大癞子说:“还远呢,有的走了,首先穿过这片密林,还有一段乱石阵,然后才能找到入口,那入口上有机关,只有我才能打开。”

土豆说:“你可别耍花样,你要是敢骗我们,后果你知,我把你女人碎尸万段!”

大癞子说:“你放心,我大癞子不在乎那些钱,只要你放了小曼,你们说咋办就咋办。”

因为害怕天亮以后会有瘴气,所以几个人本不敢停留,加快脚步飞奔。

走了七八里的距离,树林终于穿过去了,这时候,东方显出了鱼肚白。天光已经透亮了。

地瓜看看表,现在才4点多一点,夏季昼长夜短,天亮的很快。

几个人一坐在一块石头上,累得大汗淋漓。

穿过的这片树林,名字就知返林。也只有大癞子知这片树林的名字。

其实还没有逃出树林瘴气的范围,地瓜不敢停留,于是命令大癞子快点上路。

大癞子也不磨蹭,加快了脚步,顺着当初的记忆一步一步上了对面的斜坡。

上去斜坡以后,就是一线天了。

大癞子改变了路线,因为他要避开那个马蜂巢,只能走一线天的位置。

所谓的一线天,说白了就是一个很深的峡谷,两边都是笔直的悬崖,高不可攀笔直陡峭。

中间只有一条路,只能一个人通过,向上一眼看不到顶,那天就象是一细线远远悬挂在头顶上。

这个峡谷应该是一条山,好像被谁从中间给劈了一刀。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造就了大梁山独的奇特。